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三国之超级培育系统 第七百六十六章 固若金汤

第七百六十六章 固若金汤

    夏侯渊领着四千人马,一路厮杀,终于在万军之中,突围而出,兵临南门之下。

    周围的守城士兵,见他们如此勇猛,又看夏侯渊弓箭如此可怖,此刻都已不敢上前。夏侯渊所到之处,守军四散奔逃,这使得他们在城中大道之上狂奔,如入无人之境。

    “将军,城门便在前方了。”

    一个武将有些激动地喊出声来。

    夏侯渊往前看去,城门处的守军,也是一样,往四面八方逃去,根本没有半点要与自己交战的意思。

    他心中无比得意:“什么百战不败之师,还不是欺软怕硬,一遇强敌,便只顾逃命?将士们,冲过去,打开城门!”

    由于守军早已逃跑,所以他们很轻松便冲到了城门前。

    “诶?怎么回事,哪儿来的这令人牙碜的声响?”

    一名武将抖了抖身上的鸡皮疙瘩,一脸嫌弃和疑惑。

    夏侯渊虽然也听到了这个声音,不过他开门心切,并没有在意。

    “上,先打开城门再说。”

    一队士兵跑到门后,搬开了三道厚重的门闩,随后拽着重重的城门,将其缓缓打开。

    夏侯渊满眼期待地看着城门,满心想着,待城门一开,自己将城外大军迎进城来,便可成就此番大功。

    然而,当城门被打开大半后,他和其他人看到门外的景象时,却立时呆住了。

    “这……这是怎么回事?”

    城门打开之后,外面却还有一道城门,而且是一道铁打的闸门,一眼看去便知比这两扇城门要沉重不知多少倍。

    这闸门之外,不断传来各种碰撞的声音,隔一段时间,闸门还被撞得剧烈震动起来,显然是外面的曹军在继续攻城,试图撞开城门。

    然而那区区木门,在三道门闩的护卫之下,都如此难以攻破,更何况这万斤之重的巨大铁闸门?

    “可恶,想不到那高顺竟然暗中偷偷打造了这样的铁闸门,怪不得这般有恃无恐,来人,给我砸开他!”

    夏侯渊眼见功成在即,却遭遇这样的变故,不免恼羞成怒。

    “将军不可。”几个武将纷纷出言劝阻。

    “这等闸门,坚硬无比,厚重非常,要想强行攻破,唯有将其砸开,或者将这铁门嵌入的凹槽打破,使其自然倒下。可是无论哪一点,要想办到,都难如登天。”

    夏侯渊义愤难平:“可恼可恨。”

    他转过身去,打算去北门一探,却见身后一名自己麾下的士兵匆忙跑来,神色十分慌张,身上还有诸多血迹。

    夏侯渊脸色一变,当即升起一股不详的预兆。

    “将军,不好了……西门城门忽然有一面巨大的铁闸门落下,将我军困于城内,同时城中各个角落之中,以及城墙之上,出现了数千名汉武卒,他们数人到数十人一队,以重盾和长矛结阵厮杀,我军难以敌对,死伤已然十分惨重啊……”

    几位将领为之震惊。

    “将军,我等理当即刻赶回西门,否则大军一失,我等尽要死于此地也。”

    夏侯渊却是忽然冷静了下来:“且慢,我看此必为高顺之计。你们想,区区数千汉武卒,纵然如何强悍,又岂能与此大战之中扭转战局?他定是要借此将我等引回西门。有此铁闸门守护,守门士兵压力大减,当可腾出人手,前往西门。我等一旦回去,其余三门敌军顺势合围而来,我等上天无路,下地无门,岂不必死无疑?”

    其他几位将领恍然大悟:“将军言之有理,那以将军之见,我等该如何应对?”

    夏侯渊果断说道:“为今之计,要想破开三门,引城外大军攻入,已是不可能。唯有只有杀去东门,擒获高顺,方是取胜之机。众将可敢随某家博上一博?”

    “愿随将军出生入死!”

    四位将领异口同声。

    “好。”夏侯渊精神一振:“我等齐心合力,纵然只有四千兵马,又有何惧?杀过去!”

    他们一个个情绪激动,士气高昂,朝着东门,雄赳赳气昂昂地进发了,却没看到,在他们走后不久,那些刚才还一副窝囊模样的守城士兵,全部都从四面重新涌现出来。

    这南门处的数万守军,此刻分成了两批,一批继续留下守城,另一批却在两名将领在统帅下,离开了南门,冲西门杀去。

    这两名统帅,看起来都只有三十岁上下,其中一人面露忧虑之色:“那夏侯渊领兵去对付将军,此人武艺不俗,射术更是十分了得,将军可会有失?我看还是你去西门杀敌,我领兵去救将军,方为妥当。”

    另一将却笑了起来:“放心,将军身边尚有八千汉武卒和数万大军,另有五千亲卫兵,夏侯渊区区四千人,想近将军之身,怕也没有可能。何况高将军武勇虽不如关、朱等大将,却也绝不寻常,凭这夏侯渊武艺,要想擒杀于他,绝无可能。你我既得将军将令,还是安心杀敌,否则违了军令,看不是闹着玩的。”

    经他这么一说,那将也放下心来:“嘿,高将军也当真嘴巴够严,若不是方才突然将计划告知我等,我还真以为此战我军已是必败之局了。”

    “哈哈,高将军何等人物,陛下和三位军师,又是何等高人?区区曹操,也想与朝廷对抗,简直可笑至极……”

    “说得对,听闻夏侯渊在西门时,还试图招降我军士卒,嘿,且不论陛下对我等恩比天高,就说这军中待遇,天下诸侯如何能与朝廷煌煌天军相提并论?咱们可是日日有肉吃,立功还有赏钱,乃至良田美宅,哪儿像他们,这么多日下来,每日都只见他们营中升起烟火两次,我等若归降过去,饿也要饿死了。”

    “没错没错,这等寒酸部队,也好意思出言招降,当真不自量力,今日正好杀杀他们的威风,好叫他们得知,朝廷天威,不可冒犯!”

    “又到了咱们立功之时了,弟兄们,休要客气,都给我甩开膀子杀啊……”

    城外坐镇的曹操,也很快发现了战局有些不对劲,当即派出斥候前往查探,没过多久,斥候便跑了回来。

    “回主公,陈留城四门,突然降下一道铁铸的闸门,那闸门怕有万斤之重,任凭我军刀劈斧凿,不伤分毫,攻城车猛烈撞击,难以撼动。”

    曹操闻言,脸色一变:“那西门呢?”

    “西门也是一般无二,攻打西门的五万兵马,已全数被困于城内。那铁门一关,固若金汤,内外夹攻,也不能破,因此门后战况如何,实在难以察知……”

    “我军危矣,妙才危矣……”

    曹操身子一晃,险些摔下马背。

    “主公……主公保重,此刻尚不到认输之时。”郭嘉扶着曹操,出言宽慰。

    曹操双目一亮,紧紧盯着他:“奉孝有何妙计破敌?”

    喜欢


同类推荐: 大楚怀王隋末之大夏龙雀宋缔掮客的战争大唐一刀999级建设盛唐寒门巨擘三国之巅峰召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