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二百五十四章瞬息万变

第二百五十四章瞬息万变

    我心中一咯噔,扫了一眼这大床上邹雪的双眼,心中不由得跟着一颤。

    因为我只发现,这大床上邹雪的双眼,竟然如死鱼般翻白,完全看不到一丝儿眼瞳!

    是的!全完就是一对白眼,而按照古书.记载,这样的现象,只有两个原因。

    第一个原因是厉鬼上身,第二个原因是被异人用法门控制了魂魄!

    有诈!

    惊骇的同时,我一撑大床边缘就想起身,然而床上被捆.绑的邹雪,却直接伸出了根本就没有被绑住的双手,直接掐向了我的脖颈!

    如此近距离的攻击,我根本无法躲避,而就在此时,邹雪的双手几乎要掐上我脖颈的同时,一道细长黑影猛地从我身侧袭出,直接砸上了邹雪伸向我的双手手臂。

    “啪”的一声,邹雪欲要掐我的手臂直接被那细长黑影砸开,我也因此看清,那细长黑影竟是任老九的甩棍,而任老九此时,也正站在我的身旁。

    “南阳邪术!”

    任老九盯着邹雪瞪了眼,直接就伸手抚进了邹雪头顶的黑发,并从邹雪头顶的黑发中拔出了一块高度腐烂的肉皮。

    是的,一块高度腐烂、散发着浓郁恶臭的肉皮!

    我看着,瞬间就明白了这邹雪是怎么回事。

    南阳邪术,顾名思义,是传于南阳的一种邪门秘法,而按照古书的记载,南阳邪术中有一术,将阴养的尸皮用秘法布置于活人头顶,遮住活人天阳,便能蒙蔽活人意识,使活人如行尸野兽般具有强烈的攻击性。

    这明显是个套,邹雪就是被人下了这南阳邪术秘法,当然,布下这南阳邪术秘法的人,就是为了让我在救邹雪时,因没有防备而遭到邹雪的攻击。

    “于卓青!”

    这时,身旁的任老九大喝着转身,而就在他转身的瞬间,外面客厅的右边里屋门,竟突的传来了一阵开门声,明显是有什么人乘着我们进入这左边里屋之后,从右边里屋中.出来了!

    没有丝毫犹豫,任老九扬着甩棍就追了出去,我当然也赶紧跟着追出里屋,只正好看见一道人影掠过客厅,向着密室敞开的房门奔去。

    来不及了,不管是我还是任老九,此时与密室房门的距离,都没有那人影与房门的距离近,而我们也只能在追逐中,眼睁睁的盯着那人影冲出了密室房门。

    草!

    我心中大骂,而下一瞬,那冲出密室房门的人竟直接倒退着摔回了密室中,就好像这密室门外有什么东西,直接在这人影奔出密室的同时将其推回了密室!

    我当然搞不清楚状况,顺着向密室门外看去,却刚好看见这密室房门飞快的合拢,明显是有人在密室门外关闭密室门!

    完全没有办法阻止,只能眼睁睁的盯着密室门在“砰”地一声中关闭,再看向摔回密室的人影,只见竟是一个穿着西装的高瘦中年男人。

    “于卓青!”

    猛地,身旁任老九狂喝着看向了西装男,西装男也随之撑手回头,看向了我与任老九。

    “任老九?”

    西装男蹙眉,一脸的疑惑,任老九则已经扬起甩棍,冲着西装男就冲了过去,见状,我赶紧将其拦住。

    因为很明显,这西装男并不是凶手,也很可能不是这密室的主人,因为他刚才的举动,分明是想逃脱这密室……

    是的!他给邹雪施下南阳邪术,让邹雪拖住进屋的我们,就是想乘机逃出这密室,而他真的差点就成功了,只不过在逃出密室门后,又被门外的某人挡了回来……

    没有多想,赶紧将我的分析告诉了任老九,因为按照此时任老九的举动,他多半认识这西装男,并且将这西装男当成了这密室的主人,也就是残害他爱人的凶手。

    任老九听完,这才垂下了手中的甩棍,盯着门边的西装男沉声开了口。

    “于卓青,告诉我,你不在城东看好你的场子,为什么会在这密室里?”

    “我也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房间里……”

    被任老九叫做于卓青的西装男回着,声音中满是无奈。

    “这么说,你并不是因为在查什么案件,或者因为某些线索进来的?”

    我盯着于卓青接过话,于卓青跟着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我今天早上一醒来就在这房间里,所以我给那女人施了秘法,只想不管是谁抓了我,只要那人一回来,被那女人纠.缠住,我就乘机溜走。

    得,现在看来,你们并不是把我抓到这儿的人,因为把我抓到这儿的人……”

    于卓青一顿,指向了紧闭的密室房门。

    “刚才一脚把我踹回了这密室里~~”

    我听着,赶紧掏出这密室房门的钥匙,几步跨至密室房门前,然而却发现,这一次不仅仅是反锁,似乎关门的人,用什么东西从房门外将房门抵死了,用钥匙根本就开不了,当然也就出不去。

    “草!”

    我骂,却又突的想到一件事儿,一件非常不对劲儿的事儿……

    我的手机在我的裤兜里,而按照任老九之前的描述,他的爱人曾在这密室中联系过他一段时间,直到手机没电,也就是说,这密室里是能够打出电话的。

    能够打出电话,我们又知道了这进入密室的暗道,那么刚才外面的人,为什么还要把我们反锁在这密室里?

    是的!我现在就能打电话给刘队,让刘队来开启这密室,那么致使这一切的凶手,为什么要将我们关在这密室里?

    除非致使这一切的凶手,并不想用这密室困死我们,而是有其他的目的……

    “不对劲……不对劲……到底哪儿不对劲……”

    我喃喃着,再次回头看向整个密室,却又突的瞧见,这密室里处的左边卧室门中,一个人影猛地闪了出来,直接就扑向了密室客厅中央的任老九!

    “小心!”

    我大吼,也在同时看清,这从左边卧室门中扑出来的,正是之前被于卓青施法的邹雪!

    惊骇的同时,任老九回身一甩棍,直接砸在了邹雪的脑侧,然而,邹雪只是因此侧过了脑袋,其身躯照样扑到了任老九。

    完全没有多想,我几步冲了过去,一脚踹上邹雪的腰侧。

    然而怪异的是,此时的邹雪,完全就像一趟烂泥,我一脚踹下去,就像没有踹到骨头一样,整个踹出的力道也因此被消减。

    “刀!刀!!她已经不是人了!!”

    被邹雪扑倒的任老九大吼着,我也是这才反应过来,直接用手中黑刀捅向了邹雪的腹部。

    古书.记载,南阳邪术中致邪之术,便是用秘术将活人制成烂泥般的尸泥人,使其断筋碎骨,在体内化为剧毒!

    这邹雪此时,明显已经是尸泥人,而之前任老九从她头顶拔下的尸皮,很可能正是她自身的头皮!

    一声闷响,我手中的黑刀摧枯拉朽的捅入了邹雪几乎没有筋骨的腰腹,同时,我也引出体内阴气与黑刀共鸣,致使黑刀迸发出我父亲留下的炙.热气息。

    伴随着耀眼的光芒,刀中迸发的炙.热气息,直接将已经变成尸泥的邹雪炸开,使其从任老九身上翻滚了下去。

    “九哥!”

    我赶紧去扶任老九,却赫然发现任老九手臂上遍布了邹雪留下的牙印,并且那些牙印乌黑着,明显含有剧毒。

    “于卓青!你大爷!果然是你!!”

    任老九大骂着,也在我的搀扶下站起了身,然而其被邹雪咬伤的肩膀,却完全低垂着,看来已经无法再发力。

    “哈哈哈,任老九,你刚才就应该杀了我……”

    另一边密室门方向的于卓青冷笑,其脸上的愣然已经完全不在,取而代之的是一脸的狡黠。

    “于卓青,这么说你承认了?你就是这密室的主人?”

    任老九咬牙切齿的说着,于卓青则跟着点头,浑身散发出一股阴气,直接将尸泥人形态的邹雪控制着护在了他的面前。

    然而也就是这时,于卓青瞧了眼尸泥人形态的邹雪,跟着眉峰一蹙,盯着我上下一番打量。

    “你小子又是什么名头?这使的又是什么秘术,还有些能耐啊~~”

    我没有回应于卓青,只是死死的皱着眉,因为在我眼里,这一切都不对。

    是的,这一切都不对,非常非常的不对……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