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二百二十九章回程

第二百二十九章回程

    甩了甩脑袋,回头望了一眼苍茫雪原,也再没说什么,就这样与沈离林慕向着山峦方向往回走。

    期间也没有什么意外,一直到我们看见山峦,翻过了山峦,而这一次,虽然我没有陆吾藏刀,没有陆吾气息,山峦上的昆仑巨鹰们也没有攻击我们,当然,肯定是因为林慕的缘故。

    这些昆仑巨鹰是上古时期那些神族天人留下的,而林慕是神族天人们的后代,这些昆仑巨鹰当然就不会攻击我们。

    只不过,当我们站在山峦顶端,向着雪原中望去时,只看到雪原深处的天空,隐隐的泛着一片片异样光芒,看来诸天神魔与神族天人对‘傀’的战斗还没有结束。

    “不用担心,担心也没用,因为要是他们无法降服‘傀’,那么这个世界上就没人能降服‘傀’了。”

    似乎看出了我心中的担忧,林慕拍了拍我的肩膀。

    我点了点头,也没再多想,林慕说得对,这样的战斗,我们完全插不上手,所以再担心也根本没用。

    “对了林慕兄,你说你不是几天前进入昆仑,想关闭阴界之门的人,这又是怎么回事儿?”

    我看向林慕问,当然有些疑惑。

    “我之前说过,这一次该进入昆仑的,应该是吴家的人。

    你可以这样理解,我们神族天人的后代,延伸出了许多家族,而每一个家族,都会轮流守护阴界之门。

    这一次,原本该轮到吴家的人,可当我接到沈离姑娘的消息,找到你的位置在格尔木,便发现了不对劲儿,推测很可能你这事儿,就与阴界之门有关。

    于是我带着沈离姑娘跟了过来,当然,我们也在那深渊之下找到了吴家的人,也就是你口中所谓的疯子游客。”

    “在哪儿?”

    我当然想知道。

    然而,林慕却又摇了摇头,神色也沉了下去。

    “已经死了,就在我们逃出来时的碉堡上层,被锁在碉堡上层的地砖上,还被割了舌头扒了皮,估计都是蝎组织他们做的。”

    林慕回着,我心中一惊。

    原来那碉堡上层被禁锢在地砖上的人脸野兽,才是真正的疯子游客!

    路勇找到了疯子游客,从疯子游客那儿得到了所有消息,所以他能够在我们询问他怎么来昆仑时对答如流,并说出般若花的典故……等等!

    我心中一颤,看向了山峦后的雪原。

    “般若花……我们没有拿回般若花……”

    “般若花?你要般若花做什么?”

    林慕盯着我蹙眉。

    “我有个朋友被人在西路献祭,继而中毒疯癫……”

    “明白了。”

    不等我说完,林慕一点头。

    “格尔木有我们家族的据点,回去之后我帮你拿点,一样可以解毒。”

    “你们家族据点里有般若花?”

    我心中欣喜,林慕跟着点头。

    “般若花可是个好东西,能解百毒,所以很早之前,我们家族就组织了成员进入昆仑死亡谷腹地采摘般若花,带回来之后,再将般若花制成便于储存的花粉。”

    我听着,长松了口气,因为这样一来,至少我们还能救回小玲。

    没有再多想,与沈离林慕一起翻过山峦,回到了山峦另一边。

    当然,没有直接从西路回格尔木,而是绕着山峦右侧,找到了阿木古郎之前说的长河,又沿着长河一直向下,在伴晚时分到达了死亡谷谷口。

    也果然,这死亡谷谷口区域,正有一座村落。

    在村落中找人询问,却发现语言不通,直到遇到一个回村的大学生,这才带着我们去到了阿木古郎的房屋前。

    我在房屋外站了很久,有些不知道怎么去面对阿木古郎的父亲。

    是告诉阿木古郎的父亲,阿木古郎葬身雷云,还是告诉阿木古郎的父亲,阿木古郎葬身岩洞?

    也当然,不管是哪个阿木古郎,对他父亲来说,肯定是无法承受的打击……

    直到在我犹豫不前时,房屋的木门突的被推开,一个穿着皮袄的中年男人,拿着烟杆和小木凳走了出来,却又在瞧见我的时候一怔。

    那苍老的脸颊上,有些泛黄的瞳孔,上下打量了我一眼,手中的烟杆和小木凳,“啪”的一声掉在了地上。

    我低下头,当然明白这男人就是阿木古郎的父亲,而他看到我的瞬间,应该就猜出了阿木古郎出了事儿……

    接下来是无比沉重的交谈,我将关于阿木古郎的所有事儿告诉了阿木古郎的父亲,包括另一个穿越过来的阿木古郎。

    原以为阿木古郎的父亲会无法理解,然而我说完之后,阿木古郎的父亲却摇着头长叹了一口气,跟着提起小木凳,拿着烟杆,回到房屋中关上了门。

    我看着阿木古郎父亲的举动,突的就想到,阿木古郎的父亲当初跟着第一批蝎组织成员翻过了山峦。

    所以,阿木古郎的父亲应该知道山峦中的不对劲儿,那么我这一番话,他其实是可以理解的,或者说当他看到我时,就已经明白,阿木古郎最终还是进入了昆仑深处……

    朝着紧闭的房屋深深鞠躬,在回头离开时,隐隐听见房屋中传出了一阵阵嘶哑的啜泣声。

    闭上眼长吐出一口气,整颗心变得异常沉重,不过我知道,我们不能停下,我们还有要紧的事儿要去完成。

    一路出了死亡谷,沿着无人区公路往格尔木走,途中许多车辆从公路上穿行而过,我们甚至都没有去招手。

    这儿可是无人区,谁会拿自己的生命安全去给陌生人停车?

    直到一辆路过的警车发现了我们,这才将我们带回了格尔木。

    回了格尔木,林慕带着我们找到了他家族在格尔木的据点,也顺利的拿到了般若花粉,跟着我们便去了医院,见到了疯癫的小玲。

    给疯癫的小玲服下了般若花粉,只是半个时辰不到,小玲便恢复了神智。

    然而,恢复神智的小玲却又陷入了木楞之中,就算我这老同学呼唤她,她也没有理我。

    我当然能够体会她的心情,她的意识也肯定停留在周防带着她进入西路的时候,也就是说,她恢复神智之后,便想起了,是周防害了她……

    被自己最信任、最爱的人当做祭品,这种事儿,搁在谁身上都不好受。

    于是小玲让我们不要管她,说自己想单独待一段时间,我们当然也没有勉强。

    跟着又去了警局,将王队牺牲的事儿告诉了局里的人,当然,原本我们不可能在说完王队牺牲的事儿就离开,怎么也得留下来接受调查,但是没想到,林慕一个电话,局里的人便答应了让我们离开。

    看来林慕家族不仅仅在格尔木有据点,在这靠近昆仑一带,都有一定的势力。

    再接着,又马不停蹄的赶航班,一路回到了我们的城市,找到了医院中依旧处于失魂状态的方进。

    林慕帮着我们,将小盒中方进的魂魄取出,引入了方进的身体,终于,方进也渐渐恢复了神智。

    一切搞定,我让沈离和林慕陪着才清醒的方进,跟着便独自出了医院,找了个大排档,弄了一件冰啤,却盯着酒杯中的酒液,一口都喝不下去。

    我的脑海中满是他们的身影,王队、阿木古郎、周防、路勇。

    不管对与错,不管善与恶,他们都永远的葬身在了昆仑深处,永远不可能再回来……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一切对错善恶,在死亡面前,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