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二百二十章果然……

第二百二十章果然……

    怪不得当年的小鬼子从碉堡挖通了进入这儿的路,却在岩洞壁面上刻了鬼王二字并被吓得不敢再进入暗道。

    那是因为他们肯定也看到了这涌动蓝光中的‘傀’,领教了这‘傀’的咆哮带起的冲击波。

    所以他们在岩洞中刻下了鬼王二字,而那一整句日语,如果我没猜错,应该写的是此处有鬼王的意思!

    这‘傀’,就是小鬼子所谓的鬼王!

    我咬紧了牙,撑手坐起了身,直直的盯着从缺口外进来的、穿着防护服的路勇。

    “为什么……”

    “因为我们别无选择,江忘生你明白吗?我们别无选择……”

    路勇咧嘴笑着,摇了摇头。

    “我们只能实行江云流的弑神计划,因为只有那样,我们才能永绝后患~~”

    “弑神计划?”

    我当然不解,路勇却又是摇头。

    “反正都是死,江忘生,你知道的再多又能怎样?”

    “那你又是为什么?”

    我再问,路勇一愣,其双眼神色瞬间瞟了瞟我的身后。

    果然……

    我终于能够确定自己心中的猜测,因为此时,王队就在我的身旁,已经躺在地上晕厥了过去,而我的身后,就只有一个人……

    “周防,为什么……”

    我用尽全力转过身去,只见此时的周防,正带着与路勇一样的透明头罩……

    是的,和路勇一样的透明头罩,而虽然只有头罩,但足以保证不会因为冲击波导致鲜血上涌,不过造成晕厥和身体不适。

    “怎么看出来的?”

    周防朝着我挑眉,神色中再也没有了与我们一起进入这昆仑时的急迫,取而代之的,是一脸奸计得逞的狡黠。

    “路勇在碉堡等着我们,引导我们进入封印‘傀’的区域,这个局,必须满足一个条件。

    那个条件即是,我们必须找到帐篷,发现帐篷中无线电设备传来的求救信号。

    也就是说,我们之中,必须有人帮助路勇引我们入局,带我们去帐篷所在之处……”

    “有趣~~

    那怎么就不能是王队?他对无线电设备那么了解,你就没有怀疑过他?”

    周防还是挑眉。

    我长吐出一口气摇头,却因为浑身的酸软,差点就摔在地上,

    我伸手撑住身子,再次看向周防。

    “路勇早就知道,或者说,你们早就知道碉堡中的通道能够通向这封印‘傀’的空间,但当时我们才与路勇碰面,路勇直接说出通道,我们肯定会心存怀疑,所以他需要一个人,帮助他点明暗道所在。”

    “可暗道并不是我一个人找到的,是我与王队找到的……”

    “不错,那时候我确实没有多想,甚至都没有怀疑过你和王队中的任何一个人。

    但是直到我们进入这封印‘傀’的区域所在时,你的行文便完全的出卖了你。”

    “哦偶~~怎么说?”

    “你太心急把我们带到这陨石空间来了,所以在我们发现山洞湖泊不对劲儿的时候,你便建议我们直接进入湖泊寻找通道。

    但那时候,分明先去女人雕像所在的石室,确定了没有其他通道,再进入湖泊,才是最安全的选择。

    而你之所以心急,是因为你知道那女人雕像石室的甬道通向的是陷阱石室,所以你强力建议我直接进入山洞湖泊。

    并且,在我们去到女人雕像石室中,那甬道口时,你还说你的第六感告诉你,那甬道中有问题,让我们最好不要进去。

    其实这都是因为,你知道那甬道通向的是陷阱石室,你也知道,湖泊下才有真正的通道,并且后来找到通道门把手的也是你,因为你一清二楚。”

    我一口气说完,周防扬手鼓掌,却又是在鼓掌之后盯着我一瞪眼。

    “当时我说那甬道后的石室有问题,你不信,要不是老路帮忙,从外面进来放下麻绳,老子可就被你害得栽在那儿了!”

    周防骂,一旁却又传来了路勇带着疑惑的声音。

    “什么麻绳?”

    周防跟着一愣,看向了一旁的路勇。

    “那陷阱石室中的麻绳不是你放的?”

    “陷阱石室,你们进了陷阱石室?”

    路勇的回话中带着某大的疑惑。

    随之,周防死死的皱了眉,我着朝着他大笑了起来。

    “哈哈哈哈……

    难道你们真的以为,你们将一切都握在手里了?”

    周防跟着沉了神色,再次看向路勇瞪眼。

    “那碉堡暗道里的标记,你问过烟吗?”

    “问过,不是嫣红。”

    路勇摇头,同样的沉了脸色。

    “标记?”

    我跟着接过话,当然想到了暗道岩洞中,那让路勇停下的钳子图案。

    “原来是这样……

    周防,路勇,你们都是蝎组织的成员吧?”

    是的!钳子标记,不仅是螃蟹或者吓,还有蝎子!当然就代表着蝎组织!

    路勇在暗道岩洞中看见那钳子图案,根本就不是被吓到了,而是他以为计划有变,不能从暗道岩洞带着我们进入这‘傀’所在空间。

    也就是说,除了周防和路勇,他们还有一个未露面的同伙,其很可能,就是周防说的‘烟’。

    而路勇在暗道岩洞中停下,就是因为他以为那钳子图案是‘烟’留下的,代表从暗道岩洞进入‘傀’所在空间的计划不能实施。

    他们当然不知道,那钳子图案其实是阿木古郎留下的,他们也不知道,在陷阱石室中救了我们的其实是阿木古郎,而阿木古郎,还真的在试着改变一些事儿……

    “哈哈哈哈……”

    我再次朝着周防和路勇大笑,却是在大笑的同时愣住了。

    等等……

    小玲哥哥是谁……

    小玲的哥哥如果是路勇,那么周防怎么会允许路勇将小玲带入昆仑西路,以造成小玲的疯癫?

    难道说一切都是假的?小玲与周防路勇也是一伙的,这一切都是他们演的一出戏?

    再等等……

    周防是蝎组织的人,可周防在我的记忆深处,分明是我的高中同学,这一点绝对不会假……

    “你不是周防吧?”

    我看向周防摇头。

    “按照你们蝎组织的习惯,你应该只是披着周防的脸皮吧?”

    “你错了江忘生,我就是周防,你的同班同学周防……”

    周防挑眉回着,直直的盯着我的双眼。

    “是不是有些不明白,为什么作为你同班同学的我,会是蝎组织的成员?嗯?”

    “既然你说你是周防,那么告诉我,期末考试我抄袭你的试卷后,我得了多少分?

    怎么?哑巴了?说不出来了?想乱猜?我告诉你,你怎么猜都是错的……”

    “因为你抄袭我的试卷被老师发现了,所以你被驱逐了考场,最后一分没得……”

    不等我说完,周防笑着接过了话。

    “江忘生,当时我也被你连累,同样被罚出了考场,怎么?我说的够不够详细?”

    我听着,整个人都愣住了。

    这周防,真的是我记忆中的周防,可这样一来,作为我同班同学的周防,怎么会是蝎组织的成员?

    我当然想不通,一旁的路勇则又摇了摇头,接了话。

    “想不通很正常,到下面之后,问问你的父亲,他会告诉你你想知道的真相,不过现在,江忘生,你是我们的了~~”

    路勇说完,凑近我的身边,抬腿就要像我踹来。

    “等等!”

    我瞪眼喝住了他,再次看向了周防。

    “最后一个问题!

    你既然就是周防,那么小玲的疯癫是怎么回事?

    你怎么会让路勇把小玲……”

    突的,话音未完我便愣住了,因为我想到了一个事儿。

    小玲在格尔木的时候,亲了一口那来找他的黑皮衣男人……

    如果只是小玲的哥哥,从小失踪,那么小玲怎么会做出那么亲昵的动作?

    十来年不见,怎么都会疏远,不可能一遇到就主动献吻……

    “是你……”

    我盯着周防,倒吸了一口凉气。

    “当初在格尔木与小玲会面的是你!

    是你把小玲带到了西路,献祭小玲,以让小玲疯癫,然后再以此为陷阱,将我框进来!

    所以我们没有献祭便成功的通过了西路,因为你已经献祭过来了,所以你能够带着我们通行……

    是你亲手献祭了小玲,致使小玲疯癫!

    周防,你怎么就忍心?”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