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二百零一章都要死

第二百零一章都要死

    就好像我有未卜先知的能力,我预料到了某个人会被车撞死,于是我用各种办法让那人错开被车撞死的时间,快也好、慢也罢,那样的话,那人就不会被车撞死了……

    我瞪大了眼,当然明白,这是很有可能的,阿木古郎秘密离开我们,在暗中行动,很可能是在改变某件他未卜先知的事儿……等等!

    我皱眉,因为这样推测的话,一切都又回到了第一个问题,阿木古郎为什么要阻止路勇去阴界之门?

    是的,假设阿木古郎在改变某些事儿,所以他阻止了路勇去阴界之门。

    难么,阿木古郎要改变的事儿,难道是不让路勇关闭阴界之门?

    这样想来的话,阿木古郎肯定与阴界的势力有关联,甚至就是阴界势力中的一员。

    然而,阿木古郎如果不想路勇关闭阴界之门的话,又为什么要让我们进入这死亡谷腹地深渊?

    他让我们进入这死亡谷腹地深渊,我们由此帮助了路勇,甚至那去阴界之门所在的暗道岩洞,都是周防和王队发现的。

    这显然说不通,因为既然阿木古郎能未卜先知,知道我们进入昆仑死亡谷腹地深渊后,会帮助路勇,那么他就不应该让我们进入死亡谷腹地深渊……

    这到底是为什么?为什么阿木古郎既想阻止路勇去阴界之门,又将我们带入这深渊之下帮助路勇?

    这显然非常的矛盾……

    一时间,我不由得又想到了阿木古郎在雷云下对我说的,不要相信任何人。

    难道阿木古郎并没有针对谁,而是单纯的不想我们进入阴界之门附近。

    他确实在怀疑我们之中有人不对劲儿,但是他并不能确定我们之中有谁不对劲。

    所以,他只能将我们所有人拦住,因为一旦我们去了阴界之门,会发生不好的事情,而他不让我们去阴界之门,就是在阻止那件事儿的发生?

    这样想来,一切的谜团就只有两个可能。

    第一个可能,阿木古郎不对劲儿。

    第二个可能,我们之中有人不对劲儿。

    而到底是谁不对劲,我完全无法去判断……

    甩了甩脑袋,只觉得脑海中的线索纠缠成了一个没有线头的球。

    阿木古郎、周防王队路勇、取走方进魂魄的凶手、带小玲进入昆仑死亡谷的小玲哥哥、阴界之门、恰巧生长在阴界之门附近的般若花……

    一切的一切,完全组成了一个漩涡,我虽然置身其中,却根本理不清这漩涡到底是怎么回事儿……

    深呼吸着压下了脑海中繁杂的思绪,这时,一旁的路勇又想到什么似的开了口。

    “大家伙儿,有件事儿我必须先声明一下。”

    随之,周防王队和我纷纷看向路勇点头,示意他有什么尽管说。

    “那行,我就直说了。

    既然你们都已经决定,在突围之后,跟着我去阴界之门所在,那么你们就必须听从我的号令。

    有些秘密我不能告诉你们,但是我让你们停下,你们就得停下,我让你们往左,你们也不能往右。”

    路勇说完,我不由得就蹙了蹙眉,因为他这话说的实在有些硬了。

    不过转念一想,也怪不得他,他又要将我们带入阴界之门附近,又要对家族传授的阴界之门的所有秘密守口如瓶,也确实有些难为他。

    这时,周防和王队又纷纷看向了我,似乎在征求我的意见。

    我朝着两人点了点头,这才又一起看向路勇,表示突围之后,只要能去到阴界之门,一定都听他调遣,也绝不多问为什么。

    “那就好,各位也别多想,因为从这碉堡去阴界之门,应该还有一些险地。

    我知道怎么避过那些险地,但在你们眼里,或许我的办法都是些自杀的行为,所以我必须先告诉你们,以免到时候发生争执和矛盾。

    不管你们在突围之后,跟着我遇到了什么,都一定要按照我说的做。”

    路勇说完,对我们郑重的拱手握拳。

    我们当然是纷纷回礼,也再次表示突围之后,一切都听路勇安排。

    只不过,在我们回礼之后,王队却是一挠后脑,挑着眉打量着我们喃喃了一句话。

    “这议论的……好像我们肯定能突围出去一样……”

    随之,我们也是相视一笑,跟着便继续拆子弹。

    直到就这样拆了有一两个钟头,我们将整箱子弹拆解了出来,王队便挥手让我们去天台上歇息,让他专心制造黑火药炸弹。

    我当然也没多说,与周防和路勇一起出了石屋,踏进了碉堡天台。

    天台上依旧是一片漆黑,路勇向着我和周防比划了一个噤声的手势,指了指天台边缘的石栏。

    我当然明白他的意思,与周防屏住呼吸跟在他身后,一步步去到了天台边缘。

    随之,我只透过碉堡边缘下方的黑暗瞧见,碉堡四周,满是一些徘徊的黑影,比我们之前任何一次观察时都要多。

    当然,这些黑影肯定都是人脸野兽,而之所以比我每次观察时都要多,是因为这才是他们围绕着我们碉堡的真正数量。

    之前几次观察,我在来到这天台边缘时,根本没有压脚步,很可能被下面的人脸野兽们发现了,所以他们故意散开,造成下面徘徊的人脸野兽不多的假象。

    “这样看来,二十多头是有的……”

    这时,一旁周防压着声音开了口。

    “这还只是负责巡逻的人脸野兽,只是所有人脸野兽中的小部分。”

    路勇接过话,并没有如周防一样压低声音。

    一时间,伴随着他的声音,下方黑暗中的人脸野兽纷纷蹿向了四周焦土深处的黑暗中,只留下了小几头还在碉堡四周徘徊。

    “他们不是只听从冥的号令吗?怎么没有收到冥的号令,却会自主的制造假象?”

    我看向路勇蹙眉。

    “或许冥给他们的命令,就是在这碉堡四周制造假象。”

    路勇回着,却眉峰一挑,发现了什么似的,直直的瞧向了所有碉堡四周黑影的后方。

    我心中一动,赶紧顺着路勇的神色同样看去。

    然而,除了漆黑还是漆黑,只不过,虽然看是什么都没看见,但我只隐隐听见,就在碉堡四周所有徘徊黑影后方,传来了一阵“嗡嗡嗡”的共振声音。

    是冥!冥此时就在下面所有黑影后方的黑暗里!

    或许它正与我们一样,像我们盯着下面黑影一般在黑暗里盯着我们!

    “狡猾的东西……”

    路勇低声骂着。

    而也就伴随着路勇的骂声,碉堡四周所有黑影后方传来的共振声音是愈发的明显,似乎所有黑影后方的冥正在靠近碉堡!靠近我们!

    我瞪大了眼,直直的盯着所有黑影后方,直到所有黑影后方,另一个庞大的黑影显现了出来。

    牛一般大的身躯,却如猫科动物般灵活的行走着,头上生着两个角,并正在不停的晃动,似乎就是那两个角,发出了这号令所有人脸野兽的共振声响。

    当然,这些都只是大概轮廓,冥没有再走进,就在原地停留,直到我隐隐听见,那冥的所在处,传来了一阵冷冷的笑声……

    没错!确实是笑声!并且是像极了人类的笑声!

    “咯咯咯……咯咯咯……”

    我心中惊骇,那冥却又突的加大了声音,完全狂笑了起来。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

    我有些忍不住了,在惊骇中看向路勇和周防,只发现周防也是一脸的惊骇,只有路勇依旧保持着镇定的神色,冷冷的盯着下方黑暗中大笑的冥。

    “不要惊讶,几十年了只学会人类的笑,有什么了不起?

    就算是再笨的人,几十年也能学会其他语言了吧?”

    路勇说完,我这才反应过来,这冥可不是野兽,它是阴界中相当于我们阳界人类的生物,它是有智慧的,它当然就能够学习。

    点了点头,心中的惊骇平复,再次看向下方黑暗中的冥,然而这一次,冥的笑声戛然而止,取而代之的,是一句低沉且古怪的话语。

    “四北得形路……”

    “啥玩意?”

    我当然听不懂,蹙眉看向路勇。

    “这冥说的是阴界的话语?”

    “不……”

    路勇果断的摇了摇头,整个脸上的神色完全沉了下去。

    “这冥感染的都是小鬼子,自然学的是日语。

    四北得形路,意思是,都要死……”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