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一百五十九章雷云

第一百五十九章雷云

    心中的惊骇如潮水般蔓延周身,也终于明白了,这狼精为什么要帮助藏狼报仇。

    山神当然会庇护山里的生物,不管是野兽还是人类,而若有来犯者,当然会受到惩罚……

    “这样我们都没摔死,真是山神保佑啊……”

    阿木古郎在我身旁开了口,同样的盯着藏刀上刻着的山神陆吾。

    “确实是山神保佑……”

    我点头回着,将藏刀收回腰间,也收好了刚才虎身小男孩画的地图。

    我不用去质疑这虎身小男孩说的是真是假,因为如果这虎身小男孩要对我们不利的话,很可能弹指间就能收拾了我们。

    而这虎身小男孩,既然就是镇守在这死亡谷西路的‘狼精’,那么他说的般若花能治小玲的毒和疯癫,肯定就不会错。

    让阿木古郎镇定一些,继续在火堆旁烤火,直到王队与周防也纷纷醒来。

    将我所知道的一切告诉了王队周防和阿木古郎,也拿出了虎身小男孩画的地图。

    当然,在他们询问我,我知道的一切,是谁告诉我的,还有地图是谁给我的时候,我只是说,是一位生活在这死亡谷西路附近的原住民告诉我的。

    我根本无法向他们解释我看到的虎身小男孩,并且那样解释的话,他们势必会以为我在隐瞒什么,所以倒不如说,就是生活在这死亡谷西路附近的原住民告诉我的。

    “这死亡谷西路附近的原住民?”

    阿木古郎接过话,蹙着眉摇了摇头。

    “我没有听说过,不过并不代表不存在,因为我也没有从这死亡谷西路进过死亡谷。”

    “那……那这地图……”

    周防瞧着地图皱了眉,我当然明白他的担忧。

    小玲危在旦夕,我们不能有一步走错。

    “这地图一定是真的!”

    我朝着周防郑重点头,周防凝视了我一瞬,也跟着点了点头。

    “那行哥们,我信你。”

    我再次点头,按照这虎身小男孩留下来的地图,看向了我们此时前方的谷路。

    月光幽幽,雪花飘然,我们此时的前方一片平坦,也能透过飘舞的雪花瞧见,平地尽头处,有一片朦胧的黑影,那应该是延绵山峦,而虎身小男孩留下的地图中,我们想去死亡谷腹地拿到般若花,就必须穿过这延绵山峦。

    “走吧,现在是凌晨三点,按照这地图上的路线,我们得在天亮前穿过山峦。”

    是的,虽然取般若花没有时限,但带回方进魂魄却是有时限的。

    方进的魂魄是凌晨七点左右被取走的,那么再过几个时辰,到了凌晨七点时,可就是满打满算的整整两天了。

    我必须在七天之内拿回方进魂魄,所以我必须规划路线,尽快赶到昆仑死亡谷腹地,找到取走方进魂魄的人!

    一切盘算好之后,我便招呼着众人赶路,然而王队却似乎在思索什么一般,虽然与我们一起向山谷前方的山峦方向前行,却时不时的回头看向我们跃下的山谷,明显心中有事儿。

    于是我在前行中,渐渐靠近了王队,问他是不是有什么发现。

    “也谈不上发现,只是按照你刚才说的信息,我有些不明白……”

    王队说着,有些欲言又止。

    “不明白什么你尽管说。”

    我回着,王队点了点头。

    “江兄弟,你之前说,那发疯的雇佣兵,之所以发疯,是因为被老外雇佣兵算计,做了祭品,而小玲姑娘之所以发疯,也是因为同样的道理,被我们之前推测的小玲哥哥和X做了祭品……”

    “不错,我确实说过,怎么了?”

    我盯着王队不解,王队则指了指我们所有人。

    “那江兄弟,我们没有献祭,可也经过西路了……”

    我听着,不由皱眉,因为王队提出的这一点,还确实有些不对劲儿。

    按照之前虎身小男孩说的,他在西路,是要镇守西路。

    镇守西路,不允许闲人随便进入,除非献祭才能通过。

    这样想来,虎身小男孩之所以镇守西路,肯定是因为这死亡谷西路之后,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所以才会将西路作为关卡。

    那么,先不论这死亡谷西路之后的谷地中有什么,既然西路是关卡,我们没有献祭,那虎身小男孩也放我们通关……

    难道是因为藏刀上刻着它,所以它手下留情,放了我们一马?

    别说,按照之前虎身小男孩对我腰间藏刀的好奇与喜爱,还真的有这个可能。

    “或许是因为我们从谷顶上跳下山谷,属于硬闯,所以不用献祭吧。”

    这时,一旁的周防接过了话。

    我听着,点了点头,却明白当然不是这个原因。

    我们一直被虎身小男孩监视着,如果他不想放了我们,我们早就没命了,所以不可能是因为硬闯。

    但周防这番话,最少能够稳住人心,所以我才点头赞成。

    “或许吧。”

    王队跟着点了点头,深深的瞧了一眼,距离我们越来越远的死亡谷西路山谷,跟着回头与我们一起,继续向山谷前方的山峦走去。

    漆黑的大地,纷飞的雪花,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谷中气温有差异的原因,走了一会之后,我只发现四周的风雪越来越大,温度也愈发的寒冷。

    “我怎么觉得有些不对劲啊……”

    我忍不住的开了口,不仅仅是因为风雪和寒冷,还因为我瞧见,身旁周防脑袋上,那原本趴着的头发,此时竟然有几缕诡异的向上立了起来,就好像猫儿生气时,炸毛了一样。

    “死亡谷里磁场混乱,气温多变,一定要小心,特别是雷云,发现了一定要避开。”

    阿木古郎在一旁回着,而还不等我接话,另一旁的王队却是一指我们头顶。

    “阿木古郎小兄弟,你不要告诉我,我们头顶上的就是雷云……”

    我心中一惊,顺着看向头顶上方,这才发现,我们头顶上方的夜空中,正有一团漆黑的云雾,只是因为大雪纷飞的缘故,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我去……”

    阿木古郎变了脸色,瞪大眼看向了我们。

    “雷云多变!快速通过!”

    我点头也没多说,与众人一起就加快了行进速度。

    然而,就在我们加快行进速度时,突的,仿佛旱地惊雷,我们头顶上方的雷云中,一道雷霆闪烁着划破了夜空。

    下一瞬,“轰”的一声炸响,直接撕裂了我的听觉,使得我陷入了剧烈的耳鸣。

    我甩着脑袋看向四周,幸好,这炸雷并没有伤害到我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

    只不过,这还只是开始……

    就在炸雷之后,我双耳听觉渐渐恢复时,一阵突如其来的狂风又席卷而起,方才还平静的谷地,在瞬间被狂风吹得雪花乱飞。

    一时间,我根本就无法在狂风中睁开双眼。

    “冷静!”

    身旁传来了王队的低喝。

    “靠在一起不要走散!用绳子绑在腰上!”

    我听着,也赶紧挥舞手臂,抓住了身旁最近的人的肩膀。

    “谁?”

    被我抓住肩膀的人问,我当然回答自己的名字,也听了出来,我抓住的人是周防。

    一只手搂着周防,一只手挡在双眉前,想在狂风中睁开眼,看看此时的情况。

    然而,才睁开眼,便是大片大片的雪花,被狂风吹着往我双眼中钻,疼得我只能再次紧闭了眼。

    耳边满是雷霆的轰响,甚至能够听见,雷霆劈在我们不远处谷地上的炸裂声。

    毫不怀疑,如果这雷霆劈在我们任何一个人身上,绝对得嗝屁。

    “江兄弟?”

    这时,另一只手从我身旁传来,摁住了我的肩头,我答应着,也当然听了出来,是王队的声音。

    “用绳子固定,千万别走散了!”

    王队低吼着,另一只手递来了麻绳。

    我接过麻绳捆在了自己的皮带上,又将麻绳递给了周防,让他也固定住自己,这时,王队的声音也再一次的传了过来。

    “我们都搭着前面一个人的肩膀,然后直着往一个方向走,应该能走出这雷云地带!”

    “明白!”

    我与周防纷纷应答着,我也因此伸手搭上了身前王队的双肩,当然,身后周防也搭上了我的双肩。

    这么一来,我们的队形就很明确了。

    阿木古郎带头,王队第二,我第三,周防最后。

    而我们能不能走出这雷云地带,就要看带头的阿木古郎能不能找对方向。

    可不要出什么岔子啊……

    祈祷着,身前的王队也移动了起来,我也就跟着王队走着,身后的周防当然也跟上了我。

    一步一步,顶着风雪,就这样在雷云下移动。

    双耳中满是炸雷声响,双眼也根本无法在这样的条件下睁开,一直到走了有十来分钟左右,终于,四周的风雪渐缓,我也因此能够微微睁开双眼。

    只不过,就在我微微睁开双眼,看向身周情景时,我是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我只发现,我们的队伍中,没有阿木古郎……

    是的!我们的队伍中没有阿木古郎!

    打头的是王队!王队身后是我!我身后是周防!周防身后……什么也没有!

    “王队!你刚才没有找到阿木古郎?”

    我心惊着问,王队跟着一回头,瞧向了我和周防,同样的一脸惊骇。

    “他不是一直在你们身边吗?”

    “我以为他在你前面!”

    我回着,瞪眼看向了来时的雷云中心地带。

    此时,我们已经走出了雷云中心地带,在雷云范围的边缘处,而从这雷云范围的边缘处看向雷云之中,只能看到一片铺天盖地的风雪,除此之外,是什么都看不清。

    “草!”

    我咬牙,解开了皮带上的麻绳。

    “王队周防,你们守在这儿,我进去看看!”

    “等等……”

    “不要争,谁去都一样!”

    不等王队多说,我冲着他摇了摇头,然而王队却一摆手,从兜里掏出了另一捆细绳。

    “绑在腰上,有什么不对劲儿拉三下细绳,我们马上把你拖出来!”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