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一百五十八章西路真相

第一百五十八章西路真相

    我甩了甩还有些眩晕的脑袋,聚焦了视线,皱眉看向火堆旁的人影,这才看清,这穿着兽皮大衣的人影,竟然是一个小孩。

    是的,一个小男孩,看着有十来岁,一双水灵的大眼,一眨一眨的盯着我。

    “你是……”

    我松开了摸向腰间的手,当然没有再戒备。

    为什么要戒备?这小男孩如果要对我们不利的话,早就对我们动手了,又怎么会把我们从湖泊里捞上来,还弄了火堆给我们取暖?

    “这儿……我家……”

    小男孩的汉语有些蹩脚,一边朝着我笑着,一边指了指他身旁的地面。

    “你是说,你的家在这死亡谷中?”

    我问着,搓着手掌去到了小男孩身旁的火堆前,身上的寒冷也随之被火堆的温暖驱散。

    这时,小男孩也跟着点了点头,指了指死亡谷的一边,又指了指湖泊,做了一个拖拽的动作。

    “你要回家,正好经过这里,所以就把我们捞起来了?”

    我说着,伸手去探躺在一旁的周防和王队与阿木古郎的鼻息,幸好,三人的鼻息都很平稳,看来也都只是晕了过去,并没有受到致命的伤害。

    “还真是山神保佑啊……”

    我喃喃着,不由得又抚了抚腰间的藏刀。

    这时,火堆另一旁的小男孩,盯着我腰间的藏刀一挑眉,似乎十分好奇一般。

    我也没有多想,取下藏刀递给了小男孩。

    开玩笑,除了山神陆吾保佑之外,这小男孩如果不从湖泊里把我们捞起来,我们肯定也必死无疑,所以这小男孩对我们来说,与山神陆吾一样是救命恩人。

    小男孩跟着也接过了藏刀,不过他并没有抽出刀身,而是在火光中仔细打量藏刀的刀鞘,当然,刀鞘上刻着的,就是人头虎身的山神陆吾。

    “喜欢吗?送给你吧。”

    我盯着小男孩微笑,小男孩却摇了摇头,将藏刀还给了我。

    “你们……死亡谷……干什么?”

    我听着,当然明白小男孩是在问我们进入死亡谷要干什么。

    我心中一动,突的想到,这小男孩既然就住在这死亡谷中,还住在这西路附近,那么他会不会知道这西路中的狼精?会不会知道小玲发疯与狼精有没有关联?

    没有犹豫,我指着山谷壁面问小男孩,知不知道这西路中有狼精的存在。

    “狼精?”

    小男孩蹙了蹙眉,似乎不明白我的意思,我则灵光一现,直接学起了那狼精的长啸声。

    “哦……”

    小男孩跟着一个劲儿点头,明显是知道我所谓的狼精。

    当然,狼精这个名称,本就是我之前假设的,这西路谷顶上,逼迫其他动物跳入谷地的到底是什么,我也不知道。

    跟着我又花费了一番功夫,手脚并用的比划着,问小男孩知不知道狼精能散播毒素,让人发疯一事儿。

    随之,小男孩竟毫不犹豫的朝我点了点头。

    我心中欣喜,然而小男孩在点头之后,却又朝着我摇了摇头。

    “不是散播……是……是祭祀。”

    “祭祀?”

    我不由皱眉,小男孩又指了指山谷壁面。

    “镇守……祭祀……通过……”

    我听得瞪眼,当然明白了小男孩的意思。

    按照小男孩的意思,小玲发疯,不是因为狼精所至,而是因为某种祭祀!

    那狼精不是霸占在这死亡谷西路中,而是镇守在这死亡谷西路中!

    是的!

    那狼精镇守在这死亡谷西路中,而想要通过这西路,必须献祭才能通过。

    而小玲,就是他哥哥和X找来的献祭品,所以才变成了那疯癫模样。

    可是之前我们在谷顶遇到的,那同样发疯的雇佣兵……等等!

    我双眼一瞪,突的想到,我在这山谷西路中见到的雇佣兵尸体,似乎都是黑发的亚洲人。

    可是之前我们躲在山壁上的时候,我分明看到这雇佣兵里有一个金色头发的外国人……

    那外国人没有死在这死亡谷西路中,因为……因为那发疯的雇佣兵,就是那金发外国人对镇守这西路的狼精的祭祀!

    长吐出一口寒气,虽然有些匪夷所思,但这样想来,一切都能说得通了。

    “那小朋友,你知不知道有什么办法,能治好被祭祀后发疯的人?”

    我追问,直直的盯着小男孩水灵的双瞳。

    小男孩同样的盯着我凝视了一瞬,跟着点了点头。

    “地……地图。”

    没有犹豫,我赶紧翻出了之前在格尔木购置的昆仑山脉地图。

    而小男孩在拿到地图之后,并没有指向地图之中,而是将地图翻了个面,背面朝上的放在火堆旁。

    我当然明白了他的意思,赶紧又递给了他圆珠笔。

    小男孩接过圆珠笔,在地图背面画了起来,弯弯扭扭,直到停笔,地图背面几乎已经被他画满。

    “这儿……”

    小男孩指了指他画的地图起点,又指了指我们靠着的山谷壁面。

    我跟着点头,当然也明白,小男孩的意思是,他指着的地图上的起点,就是这死亡谷西路尽头。

    跟着,小男孩又指向了他画出的地图终点,并在终点处,涂了一个奇怪的符文。

    那符文四四方方,中间一个圆圈,也看不出是什么东西。

    “般若花……”

    小男孩说着,搓了搓地图终点的奇怪符文。

    “花?这四四方方的玩意是花?”

    我有些不敢相信,小男孩却郑重点头。

    “般若花……可以……”

    我听着,直直的盯着小男孩的双眼。

    “你是说,你画的这地图终点的般若花,是能够医治因祭祀而发疯的人,包括消除那发疯的人体内的毒素?”

    我用无比认真的语气问,小男孩也无比认真的点了点头,只不过,在点头之后,他又在地图终点的般若花旁,画了另一个图案,一个让我不由紧紧皱眉的图案。

    他画了……一扇门……

    是的!这小男孩在点头之后,在般若花旁画了一扇门。

    “门开……小心……”

    我听的心惊,当然就想到了阿木古郎说过的,那疯子游客进入这昆仑死亡谷,要去腹地中心,说什么门要开了,不能让门里的东西出来……

    难道这小男孩说的、能够治疗小玲的般若花,就在那疯子游客说的,要开了的门的附近?

    要真的是这样的话,我之前的推测还真的没有错,这昆仑死亡谷中所有一切的异样,分明就是同一件事儿!

    那疯子游客进入死亡谷腹地,说什么门开了,不能让门里的东西出来。

    而后,某人派出的雇佣兵前来追踪疯子游客,并要灭口所有与疯子游客有交集的人。

    还有小玲哥哥带着小玲进入这死亡谷西路,将小玲作为了祭祀的祭品,致使小玲疯癫。

    当然,还有那取走方进魂魄的人,不远千里引我见到小玲。

    这一切的一切,关联起来,能得到一个答案,那就是取走方进魂魄的人,引我见到小玲,再经历这死亡谷西路一系列匪夷所思,是要让我因查小玲的案子,去般若花所在的门边,而这般若花所在的门边……

    我看向小男孩,指了指地图上,般若花和门的地点。

    “腹地?死亡谷腹地?”

    小男孩愣了一瞬,似乎没有想到我会知道这般若花和门的所在,是在死亡谷腹地中。

    “是的……”

    点着头的准确回答,也完全让我确定,这所有的事儿,都是有关联的。

    方进魂魄被取走、小玲发疯、疯子游客进入昆仑山腹地、即将开启的门、门边能够医治小玲的般若花。

    这所有的一切都是有关联的,只不过我还不能将这些信息完全正确的联系起来,从而弄清楚整件事的来龙去脉。

    我此时就是深陷漩涡的蚂蚁,虽然身在漩涡之中,却无法看清整个漩涡。

    “当心……门里……”

    这时,小男孩指着地图上的门再次开了口。

    我朝他点头,道了一声谢,小男孩却皱了皱眉,再次指了指我腰间的藏刀。

    “你想要这藏刀对吧?没关系的,你想要我就给你。”

    我取下腰间藏刀,再一次递给了小男孩。

    然而,就在小男孩握上藏刀的一瞬,我的心底,猛地传来了一阵莫名的彻寒。

    是阴气!磅礴的阴气!就从这小男孩身上泛起,如一道激流,涌向了小男孩接过藏刀的手臂。

    我心中大惊,不由得后倾着身子,想要远离小男孩。

    然而小男孩却在这时,直接站起了身。

    只是一眼,我浑身上下血骨皆凉。

    因为我只借着火光看清,这站起身的小男孩,其宽大的兽皮大衣下,竟然是野兽的身子!并且,还是万兽之王老虎的身子!

    只是一瞬间的惊骇,小男孩的虎身一闪,直接蹿上了火堆靠着的山谷壁面,其速度完全就像一道闪电,在山谷壁面上蹿着,几下就去到了谷顶之上。

    我看傻了眼,一声长啸又从去到谷顶上方的虎身小男孩处传来,正是之前我们在山谷中听见的,狼精的长啸……

    “狼精!”

    猛地,或许是长啸声太钻耳,火堆旁的阿木古郎醒了过来,整个人撑手坐起,却又缩起身子看向谷顶上方。

    而伴随着阿木古郎的视线,谷顶上方那虎身小男孩停下了长啸,消失在了月光下的飞雪中。

    “那是什么东西?”

    阿木古郎皱眉,当然没有看清那虎身小狼孩的样貌。

    “你之前说的狼精……”

    我回着,长吐出一口寒气,实在没有想到,这小男孩竟然就是所谓的‘狼精’……等等!

    我心中一咯噔,看向了刚才小男孩坐着的火堆旁边,只发现那火堆旁边,正留着一柄刀鞘的刀,正是我刚才递给小男孩的藏刀。

    我一把抓过藏刀,仔仔细细的打量藏刀上刻着的山神陆吾。

    人面虎身……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