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一百三十八章病人

第一百三十八章病人

    我长出了一口气,周防又向我使了一个眼神,当然是让我们不要靠近。

    我点头后退,也看向络腮胡警员点了点头,络腮胡警员同样点头,挥手比了个手势,让所有围过来的警员们收了手枪后退。

    就这样,有惊无险,当我们退至警车旁后,又等待了一会,终于,周防抱着已经在他怀里熟睡的小玲走了过来。

    我跟着与他一起上了络腮胡警员的警车,络腮胡警员也没再开启警灯,直接启动警车,便向着县城大路驶去。

    可能是太过疲倦,小玲在周防怀里睡着之后,便一直没有动静,这样一来,一路上也没有意外,络腮胡警员也驾驶着警车,上了小县城外的国道,一路回了潼北县城。

    回了潼北县城,络腮胡警员直接将警车开至了警局。

    我们跟着下了车,周防依旧抱着小玲,进入警局之后,络腮胡警员也找了个值班休息室,让周防将睡过去的小玲放在了休息室的铁床上。

    只是,就在周防将睡过去的小玲,放在休息室的铁床上时,络腮胡警员,突的将小玲的双手手腕,用手铐拷在了铁床一边的铁框上。

    我不由皱眉,赶紧去看周防,因为络腮胡警员这个举动,势必让周防不爽。

    虽然小玲精神方面出了问题,会袭击人,但她始终是周防的妻子,周防当然不会甘心自己的妻子受到这样的对待。

    然而,在我顺着看向周防时,我却发现,周防并没有因为络腮胡警员的举动而发怒,只是直直的盯着床上睡着的小玲,双眼眼眶满是湿润。

    “让我和小玲独处一下好吗?”

    周防低声说着,我和络腮胡警员当然也没拒绝,一起就出了值班休息室,关上了休息室的房门。

    靠着房门一旁的墙壁长松了一口气,一起出来的络腮胡警员则伸来了手。

    “王元志,伙计们都叫我王队。”

    我点头,同样报出自己的名字,也伸手与王队握了握,王队跟着又询问起了我怎么会发现小玲。

    我也没有多想,将我和周防在机场偶遇的事儿,和在小县城发现小玲的事儿说了出来。

    当然,我并没有说我去小县城的目的,而是说我去小县城找朋友,朋友没找到,却先发现了小玲。

    说完之后,王队点了点头,又让我跟着他去做了一份笔录,而做完笔录时,周防刚好从值班休息室里出来,一脸憔悴的模样。

    “小玲怎么样?”

    我问,周防摇了摇头,说还在睡着,跟着便靠着墙壁恍惚了神色,状态当然十分的不好。

    “周防同志,你有没有受伤?”

    这时,一旁的王队接过了话,打量起了周防浑身上下。

    周防摇头,没有多说,王队又叫来一位局里的女警,让女警去值班休息室,看看小玲身上有没有什么特殊的线索。

    我听着,心中一动。

    要知道取走方进魂魄的凶手,千里迢迢引我找到小玲,而小玲身上如果有什么线索的话,很可能就与取走方进魂魄的凶手有关。

    希望会找到一些线索吧……

    期望着,也带着神情恍惚的周防,进入了王队的办公室,在王队的招呼下,坐在了办公室一边的铁椅上。

    一边安慰着周防,一边等待着搜查小玲的女警的消息,然而,女警还没回来,办工桌上的王队则接了一个电话,并且,在接了电话之后深深的看了我身旁的周防一样,眉峰完全紧皱。

    明显出事儿了,而且是关于周防。

    难道,在女警检查小玲的过程中……

    突的,不等我多想,办公室的房门响起了一阵敲门声,王队跟着说了句“请进”,房门随之被人推开,而推门的,正是按照王队吩咐,去检查小玲的女警。

    这样看来,并不是小玲出了事儿,可如果不是小玲出了事儿,那么刚才王队在接电话之后,为什么要深深的看一眼周防并皱眉?

    想不通,进入办公室的女警,则冲着王队摇了摇头,说小玲身上什么都没有。

    我听着,不由得紧紧皱眉。

    怎么会什么都没有?如果小玲身上什么都没有,那么取走方进魂魄的凶手,为什么要引我撞见小玲?

    难道取走方进魂魄的凶手,并不是要引我撞见小玲,而是单纯的引我去王超房屋?

    想不通,办公桌上的王队则又摇了摇头,再次深深的瞧了周防一眼。

    “郑玲的事儿先搁一边,我们得去趟医院。”

    猛地,王队说完这句话之后,我身旁的周防直接瞪着眼站了起来,直直的盯着王队。

    “王队,怎……怎么了?”

    王队跟着摇头叹气。

    “医院那边说,病人已经撑不住了……”

    周防一怔,整个僵了神色。

    “那……那我跟你们去。”

    “不行!”

    王队毫不犹豫的摇头,直直的盯着周防的双眼。

    “周防同志,你要是去了,必定会造成不必要的混乱!”

    “可我现在要是不去,可能他们一辈子都不会原谅小玲!”

    周防同样直直的盯着王队的双眼,语气十分强硬。

    瞬间的僵持,王队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周防同志,你可想好?”

    周防同样点头,不带一丝儿犹豫。

    “那好吧,跟我来。”

    王队也没有再说什么,径直就向着办公室大门走去,随之,周防跟了上去,见状,我当然也跟上了周防。

    很明显,王队和周防刚才提到的病人与小玲的案子有关,而最有可能的,就是小玲在发疯之后,咬伤的伤者。

    而刚才,王队接了电话之后,说那伤者已经撑不住了……

    草,小玲发疯之后,得下手多恨,才会让被她咬伤的伤者撑不住?

    当然,我也终于明白,为什么王队在值班休息室,给小玲戴上手铐之后,周防没有任何异样的反应。

    很简单,周防已经知道了伤者的事儿,所以他知道王队给小玲戴上手铐是应该的,因为谁也不知道小玲会在什么时候醒来,也不知道小玲醒来之后,会不会再攻击其他人。

    这些都非常好推测,而让我无法推测的,是小玲身上竟然没有任何的线索。

    这一点当然不对劲。

    要么是那女警查漏了,要么是我搞错了,取走方进魂魄的凶手,引我去王超房屋里,并不是因为想让我撞见小玲,而是单纯的想让我进入王超的房屋。

    也就是说,关于取走方进魂魄凶手的线索,或许还在王超的房屋中……

    当然,到底是怎么回事还不能确定,至少让我先搞清楚了小玲这边的事件,确定了小玲不是取走方进魂魄的凶手引我发现的线索,之后再去王超房屋中调查,也不失为一种保险。

    于是,先没有多想,与周防一起就上了王队的警车,一路就去到了潼北县城的县医院。

    进入医院,周防一直低着脑袋,我当然能够体会他现在的心情。

    小玲发疯咬伤了人,那人竟然因此重伤不治,此时周防的内心,当然非常的煎熬。

    一边是发疯的小玲,一边是被小玲伤害的人,而这一切,只有他自己来扛……

    我看着,心中当然也不好受,但我知道,我根本无法替周防分担……

    我有我自己的使命,如果确定了小玲与取走方进魂魄的凶手无关,那么我将离开周防,重新调查王超的房屋,这是我必须去做的。

    咬了咬牙,面前带路的王队,则在住院部一楼停下,其身前,正是这住院部一楼的病房。

    而就在这一楼病房前停下之后,我便已经听见这病房中,隐隐传出撕心裂肺的哭嚎声。

    “你现在还可以选择回去。”

    王队看向我身旁的周防,周防跟着闭上眼,深呼吸一口气之后摇了摇头。

    随之,王队也没有再多说,直接推开了病房房门。

    映入眼帘的,是守在病房房门中的警员们,与病房病床上,用各种仪器管子连接着身体的病人,当然,还有围在病人身边哭嚎的家属……

    可能是因为极度伤心的缘故,那些围着病人的家属们,并没有发现我们的进入,王队随之招了招手,唤来了病房中的一位年轻警员。

    “到底什么情况?”

    “病人身体中发现了毒素,已经蔓延周身,救不回来了。”

    警员摇头回着,王队眉峰一皱。

    “毒素?赶紧通知局里,隔离郑玲,没有我的命令,一律不许靠近!”

    “这么说……”

    “郑玲已经找到了,快去,照我说的做。”

    随之,年轻警员也没再多问,点头之后就掏出手机出了病房。

    而我则不由得紧紧皱眉,不仅仅是因为那年轻警员说的,在这被小玲攻击的病人身上发现了毒素,还因为,我只感知到,这病房中,竟有一股淡淡的阴气……

    是的!这病房中散发着一股淡淡的阴气!

    我凝眉仔细感知,顺着散发的阴气看去,果然,正是这病床上躺着的病人!

    没有多想,我几步朝着病床踏近,一时间,病床四周的病人家属们,也纷纷发现了我们,而就在病人家属们发现我们的同时,王队身旁的周防,“噗通”一声跪在了地上,朝着病床上的病人,重重的磕下了头。

    “是小玲的错,我代小玲向你们认错……”

    毫无意外的,病人家属们在愣了一瞬之后一拥而上。

    我强忍着没有去多看病人家属和周防,而是直直的盯着病床上的病人。

    直到凝视着大量了一番,我这才看向了对周防挥拳相向的病人家属们。

    “冷静!说不定还有救!”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