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一百三十章怎么就疯了?

第一百三十章怎么就疯了?

    我赶紧看向周防问,周防却微微蹙眉,摇了摇头。

    “我就见过你父亲两次,一次是家长会,一次就是毕业,怎么了江忘生?你该不会连你父亲也忘记了吧?”

    我听着,不由得有些失望。

    “我车祸的时候,我家人都在车上……”

    周防跟着一瞪眼,连连说着对不起。

    我挥手说了声没事儿,又问周防去甘肃做什么。

    然而,就在我问周防去甘肃做什么的时候,周防抚了抚眼镜框,神色瞬间沉了下去。

    “怎么?是不是出了什么事儿?”

    我追问,当然觉得周防的神色不对劲儿。

    然而,周却又摇了摇头,恢复了神色,冲我一笑。

    “也没什么,冲撞公司领导,被降职分配了出去。”

    “哦~~这么说来,你还在大公司里啊,不错嘛~~”

    我同样笑。

    “混口饭吃而已。”

    周防叹了口气,又问我在从事什么行业。

    我当然也没隐瞒,告诉了周防我在做私家侦探。

    而就在我告诉周防,我在做私家侦探的瞬间,周防的神色再一次的变化,与之前我问他去甘肃做什么时一样,完全的沉了下去。

    我不由皱眉,当然觉得周防不对劲儿,而周防也是面色繁杂着,似乎在做什么决定一般。

    “周防,你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难处,还是与案件有关的?”

    我问着,直直的盯着他的双眼。

    “如果你相信我,不妨说出来,说不定我还能给你一些建议。”

    “算了吧哥们,我自己家里的事儿,还是让我自己解决吧。”

    周防摇头,长叹了一口气。

    “首先,你既然在我们城市里读高中,说明你父母是我们城市的人,而就算不是我们城市的人,也不可能是北方人,不可能是甘肃的人。

    其次,我们这个年纪,父母肯定差不多已经退休,不可能远赴北方出差。

    所以周防,只有一个可能,你老婆在甘肃出了事儿,对吧?”

    我分析着,依旧直直的盯着周防的双眼。

    随之,周防盯着我上下一番打量,神色中当然满是惊奇。

    而其实我这个结论,并不是百分百的确定,只是在周防说了家里的事儿之后,推测出遇到麻烦的是他的亲人,再用排除的方式,确定他亲人里出事的可能性最大的人。

    “周防,我分析的不错吧?

    那么就说说你老婆在甘肃出了什么事儿吧?

    虽然我去甘肃也有要事儿,应该帮不了你什么,但只要你告诉我事情的原委,说不定我能给你一些建议。”

    我当然想帮助周防,虽然我必须尽快找到取走方进魂魄的人,但听周防说说他的事儿,提供一些建议,还是没有问题的。

    随之,周防闭上眼长吐出一口气,也终于点了点头。

    “哥们,你失了忆,可能忘了,小玲一直以来的志向,是做一名探险家。

    虽然因为生活的压力,小玲未能如愿,但每逢过节放假,她都会去各地旅游。

    这一次,她去的是甘肃敦煌。

    只不过……”

    周防顿了顿,神色完全沉了下去。

    “只不过这一次,她在给我发了最后一条信息,说上了航班之后,便失踪了。”

    “失踪了?”

    “是的,电话打不通,微信也不会,完全联系不上。”

    “所以你去甘肃是要去找她对吧?”

    我问,周防却又摇了摇头,神色更加的深沉,整个眉峰也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原本我这次确实是去找她的,但就在今天上午,我去机场之前,甘肃那边的一个当地警局,给我打了电话……”

    我听着,心中不由得一咯噔。

    警局打来电话,只有两个可能,第一个可能,是周防的老婆小玲,找到了警局求救,第二个可能,便是小玲出了事儿,被警局发现了……

    而如果,是小玲找到警局求救,周防这会儿过去接她,当然不会这么的愁眉苦脸,所以,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小玲出了事儿……

    先是失踪,然后出事儿……

    我心中当然有了猜测,想先安慰一下周防,然而周防接下来的话语,却着实把我吓了一跳。

    “江忘生……”

    周防继续说着,直直的盯着我的双眼,其眉峰依旧紧皱。

    “你说好好的一个人,怎么会突然就疯了?”

    我一愣,周防又自顾自的摇了摇头。

    “一定是那边警局弄错了……”

    “什么意思?”

    我追问,周防再次闭上眼长吐出一口气,也再次摇了摇头。

    “他们说……说小玲疯了,还……还咬伤了当地的一位居民……”

    我当然听得心惊,周防又看向我,神色中满是慌张。

    “哥们,你说这人好好的,怎么会一下就疯了?一定是那边警局弄错了对不对?一定是他们弄错了对不对?”

    我盯着周防的双眼,有些不知道怎么回答他。

    首先,小玲在上了飞机之后,就没有与周防联系,这说明小玲在下飞机之后,便遇到了什么事儿。

    所以很有可能,就是那件事儿,使得小玲受了刺激疯掉,这一切是说得通的。

    并且,最有力的线索,是甘肃当地那边的警局给周防打了电话。

    而既然甘肃那边的警局,给周防打了电话,清晰的说出了小玲发疯的事儿,便说明警局那边,已经确定了小玲的身份,所以,应该不会错……

    “周防,小玲去甘肃多久了?”

    “两天前,两天前她上的飞机。”

    “那你……”

    “我两天前在赶一个项目,一直加班到深夜,也没有来得及给她打电话,直到昨天给她打电话,电话一直是关机状态。

    我当时以为她是手机没电了,就没有多想,哪想到晚上再打电话,还是一直关机……”

    周防说着,握紧拳头狠狠的捶了捶自己的双腿,一脸的咬牙切齿。

    “我该早些发现的,都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

    我看着,也不知道怎么安慰周防,只是心中隐隐觉得不对劲儿。

    小玲前天去的甘肃,今天当地警局给周防打的电话,也就是说,小玲失踪的时间段,是前天下飞机之后,到今天清晨,期间经历了一天多的时间。

    在一天多的时间里,一个好好的人,变成了疯子,还咬伤了一位当地的居民……

    如果这些消息都是准确的,那么小玲在这一天多的时间中,经历了些什么,才会变成咬伤人的疯子?

    没有线索,我当然也无法去推测,而周防则在我身旁死死的咬着牙,整个人明显处于崩溃边缘的状态。

    “别心急,会好的。”

    我拍了拍他的肩膀,也不知道还能说什么。

    这件事儿已经摆明,小玲肯定是出了状况,所以我再分析推测都已经没有用。

    陪着周防叹了口气,而就在这时,毫无征兆的,我们侧前方的方位,猛地传来了一声尖叫。

    我心中一动,探出脑袋向着尖叫的方向看去,只发现这尖叫源头的方向,似乎……似乎就是我之前靠窗座位的方向!

    是的!这尖叫传来的方向,就是我之前靠窗位置的座位!

    心中泛起一股莫大的不祥,而更多的尖叫声,也以我之前那座位为源头散了开来。

    一时间,乘客们纷纷站起了身,机舱中乱做一团。

    我也没有多想,解开了安全带,几步蹿了过去,这才看清,之前与我换座位的中年男人,正瘫坐在靠窗的位置,似乎昏了过去,并且其腹部,正有一道拇指大小的刀伤!

    有人袭击了这与我换座的男人!

    我心中惊骇,身后又跟着传来了另一个男人惊慌的声音。

    “是小鬼!我亲眼看见的!这飞机上有小鬼!!”

    我循声回头,只见说话的,正是刚才坐在这受伤的中年男人身边的乘客。

    “到底怎么回事儿?”

    我几步去到那乘客面前,直直的盯着他的双眼。

    “我……我刚才睡着了,醒来的时候看到一个洋娃娃,从行李架上溜走了,那洋娃娃……那洋娃娃拿着刀!”

    我听着,心里再次一咯噔,当然明白那拿刀的洋娃娃是什么。

    那是蝎组织成员的傀儡!

    是的!这乘客说的拿刀洋娃娃,就是之前在小巷中,伤了方进的、蝎组织成员操控的傀儡!

    蝎组织成员,居然就在这飞机上!并且,他们明显是要向我下手!

    没错!他们明显要向我下手,但是他们没有想到,我与这中年男人换了座位,所以他们依然控制洋娃娃傀儡,来到这我原本的座位上误伤了中年男人!

    草……不对啊!

    取走方进魂魄的人如果是蝎组织,那么很明显,蝎组织是要让我去甘肃。

    而为什么,在这去甘肃的飞机上,他们就开始向我下手?

    难道他们只是想将我引上这飞机,只是想在这飞机上杀我?

    可是将我引上这飞机,和将我引至我们城市任何一个没有人烟的地方,不都是一样的吗?为什么非要将我引上这飞机动手?

    难道取走方进魂魄的人并不是蝎组织?

    可如果不是蝎组织的话,蝎组织的人又怎么会跟着我上了这趟飞机?

    一时间,脑海中一片繁杂,直到飞机上的职员前来处理,让我们回到座位上系好安全带。

    我当然也坐回了周防身旁的座位,就眼睁睁的看着那与我换座位而被蝎组织误伤的中年男人,被飞机上的职员们抬向了我们机舱前的布帘后方。

    狠狠咬了咬牙,心中当然不爽,毕竟这中年男人,是因为与我换座位才会被误伤。

    凝眉瞧向了机舱中的每一位乘客,很明显,控制洋娃娃傀儡的蝎组织成员,就在这些乘客之中……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