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一百零三章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在哪儿?

第一百零三章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在哪儿?

    我说完,放开了余庚的手腕,余庚则瞪着几乎要脱框而出的双眼,连鼻翼也随着剧烈的喘息颤抖了起来。

    我知道,他已经完全崩溃了。

    我没有给他太多的时间去考虑,开始由十倒数。

    而伴随着我的倒数,他那同样颤抖着的、握着匕首的手,沿着自身胸膛一寸一寸下移,直到移至腹部。

    在我数到一的时候,他也终于怪叫着,将匕首捅进了自己的腹部,旋了一圈之后抽出。

    嘶哑的哀嚎,溅洒的鲜血,余庚捂住腹部的伤口,整个人缩成了一团。

    我看着,没有给他调整痛楚的机会,继续由十倒数。

    随之,在我的倒数中,余庚一边缩着身子怪叫,一边用匕首抵在了自己的脚腕上。

    “噗呲”一声,鲜血再次溅洒,他割断了自己的一边脚筋,嘴里发出的怪叫,也由此变成了哭泣。

    “让我死吧……求求你了……让我死吧……”

    我伸手接过了他手里的匕首,笑着摇了摇头。

    “让你死?

    你用同样残忍的方式杀害了多少人?就那些碟片而言,五六十应该有吧?

    你那样费尽心思的去折磨、去残杀那些受害者,如今却想轻轻松松的死去?

    不存在的,因为我跟你一样,都是恶魔,只不过,我是恶魔中的王。

    所以我看你,就像你看那些被你玩弄至死的人。

    那么,你觉得我会让你轻易死去吗~~”

    说完,我笑着挑断了余庚另一只脚和双手的筋脉,而他的痛苦,已无法用哀嚎缓解。

    他瞪着遍布血丝的双眼,大张着嘴,浑身剧烈颤抖,却发不出任何声音。

    我看着,心中一片舒爽,也正好,手中匕首向着他大张着的嘴里一搅,割断了他的舌头,紧接着毫不犹豫的挖出了他的双眼。

    他就大张着满是鲜血的嘴,却只能发出微弱的“呜呜”声,整个脑袋不停的左右摇晃着,瞪着没有眼球的空洞眼眶,什么也看不见。

    “能体会到一点死在你手里的人,经历的痛楚了吗?”

    我笑着俯身,凑近他的耳边。

    “这还只是开始,就像我之前说的,你不会立即死去,你会躺在这树林中,直到你的血腥气味,引来这树林中的蛇鼠虫蚁。

    它们会一口一口的噬咬你,加深你的痛楚,让你生不如死,也让你体会一下被分食的恐惧~~哈哈哈~~哈哈哈哈~~”

    我在大笑中站起了身,而就在这时,我身后的树林下方,突的又泛起了一股浓烈的阴气。

    我挑眉转身,只想难道还有其他人能够供我杀戮?而那传来浓烈阴气的方向,却又同时传来了一声长嚎。

    没有多想,我冲着那长嚎声的源头冲了过去,心中的杀戮依旧沸腾。

    我渴望鲜血,渴望杀戮,渴望看见任何人绝望的眼神。

    视线中的一切,再次拉成了一条线,在我的极速下掠过我的身侧,只是数秒,我视线尽头的树林中,便接连出现了两个人影。

    而就在那两个人影接连出现在我视线中,我还没有看清他们模样时,我心底突的传来了江云流那熟悉的声音。

    “哎呀呀,江忘生阁下,这两人你目前可杀不得,所以,是时候收手了~~”

    我不由皱眉,当然不想放走送到嘴边的猎物,然而,心中所有的力量与仇恨和杀戮,却伴随着江云流的话语,如潮水般退去。

    我整个人踉跄着栽倒在林间,浑身上下止不住的疲倦席卷了周身。

    我缓缓闭上了沉重的双眼,意识飞逝的最后一瞬,只听见一个熟悉的声音在呼唤我的名字,跟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黑暗,深渊般的黑暗,我在黑暗中坠落,没有尽头,无法自拔……

    直到再一次醒来,睁开双眼,视线中的,是洁白的天花板。

    还没有任何动作,龙牙山谷峰的回忆,便如潮水般涌入我的脑海。

    杀戮、血腥、残忍、毫不手软……

    我呆住了,无法去相信,那残杀余庚四人的竟然是我……

    我竟然能那么的凶残,用让人发指的手段残杀了余庚四人……

    这就是仇恨和杀戮的力量吗?

    真的是可怕啊,不过,也真的解决了一切啊……

    我闭上眼长吐出一口气,却并没有感受到复仇的喜悦,直到心底传来了江云流的声音。

    “江忘生阁下,恭喜你,你已经向复仇迈出了跨越性的一步~~”

    “滚。”

    我咬牙低骂,因为我知道,我在接受江云流力量的同时,我也将变成与他一样的恶魔。

    甚至,我都无法分辨,接受了他的力量之后,控制我的身体、残杀余庚四人的,到底是他还是我……

    而如果继续这样下去,总有一天,我会变成他,他会占有我,我们会变成一体,变成同一个恶魔。

    可那又怎样?已经不重要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就算会变成恶魔,但只要能复仇,只要能寻回我心中的公道,我都认了。

    草……怎么感觉自己的经历,这么像反派养成记?

    我苦笑着暗骂,环视了一圈此时所在。

    不出意外的,又是在医院病房,只不过此时的病房门口,正站着两个我非常熟悉的人。

    沈离与刘队……

    是的,沈离与刘队,他们就站在门口,似乎在交谈着什么。

    我没有去听,也不想去听,侧过脑袋看向窗外,直到一阵脚步声绕着病床来到我面前,我依然没有去看,依然盯着窗外。

    “江忘生你终于醒了?”

    熟悉的声音跟着从病床旁传来,当然是沈离的声音。

    “我说过多少次?不要擅自行动,你的处境……”

    “海边三日游很好玩吧?”

    不等沈离说完,我打断着看向了她,看向了那曾印在我心中的星辰双瞳。

    “不要擅自行动?难道要我等你和许公子度假回来,再听从你调遣?”

    沈离一愣,双眼上的眉峰紧皱在了一起。

    “江忘生,你在龙牙山……”

    “我失去了一切。”

    我再次打断了她,笑着摇了摇头,脑海中泛起了龙牙山谷峰上漫天的红霞,与红霞中流逝的温度……

    “我失去了一切……”

    “江忘生,你……你经历了什么?”

    沈离降低了语调,我摇头不语,沈离却又握上了我的手。

    “江忘生,告诉我,你到底经历了什么?”

    “我说过了,我失去了一切……”

    我回着,咬牙发力,抽出了沈离握着的手。

    “沈离,不要再问了,我不怪你。

    是我想得太多,我就不该跳出那口井,不该看见外面的天。

    但是,已经回不去了,沈离你明白吗?已经回不去了……”

    “江忘生,你到底怎么了?”

    沈离的语气开始加重,我则闭上眼不再去听。

    然而就在这时,伴随着一阵从病房房门处传来的脚步声,另一个声音又跟着传来。

    “江忘生同志,不妨告诉我们,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儿,我们会帮你……”

    “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在哪儿!!”

    我睁开眼,眼前的,当然是站在沈离身旁的刘队。

    我就直直的盯着刘队的双眼,咬牙切齿的盯着他的双眼。

    帮我?

    我需要你们的时候你们在哪儿?我还相信你们的时候你们在哪儿?

    你们在追杀我!

    是你们让我绝望!是你们让我变成了恶魔!是你们破灭了我的心!

    而现在,你们却说,你们他娘的会帮我?

    “江忘生同志。”

    刘队同样的皱紧了眉。

    “你在龙牙山上,到底……”

    “你不是要帮我吗?那好,你现在就去抓住许秋城,去治许秋城的罪!”

    “江忘生同志,抓人是要讲证据……”

    “证据?

    那许秋城在你眼前害死了小李,让小李从古堡上跳下去,你当时也看见了许秋城挑衅的眼神,你别告诉我,你觉得许秋城是无辜的!”

    “可……”

    “可许秋城是商界龙头,是我们城市里有头有脸的人物,所以你们不敢轻易调查他,甚至不敢再轻易进入他的庄园,我说的不错吧?”

    刘队没有回我,就紧紧的皱着眉。

    我摇头闭上眼,长吐出一口气。

    “我以前一直以为,你们就是正义。

    后来我明白了,你们只是在上班,你们只是在工作……”

    “江忘生!你这样说的话……”

    “我说的不对吗?”

    我瞪眼,直直的盯着接过话,带着怒意的沈离。

    “沈离,许秋城的罪,我们都亲眼见过,他甚至亲口向我承认过,而碍于他的身份,你们不敢轻易去调查他,为什么?就因为他有钱有势?

    草!这个世界不是只属于有钱有势的人的!这个世界是属于所有人的!

    而既然你们选择了在钱势中低头,那就别说要帮助我之类的蠢话!”

    我一口气说完,直直的盯着沈离的双眼,我也能够察觉,沈离双眼中的怒意在我的话语过后愈发的浓烈。

    可那又怎样?一切都不重要了,我又为什么还要去在乎她的感受?

    “沈离,我们还是让江忘生同志冷静一下吧。”

    一旁的刘队开了口,拍了拍沈离的肩膀,沈离跟着点头,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便跟着刘队一起出了病房。

    我闭上眼,第一次没有去看沈离离开我时的背影,却不知为何,心中隐隐的疼……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