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九十六章翁中之鳖

第九十六章翁中之鳖

    是的!我明白了!

    这余家湾山沟上,比包裹整个山沟还高的那座山峰,很可能就是龙牙山谷峰!

    五年前依依坠崖,是因为他在龙牙山谷峰上,看见了这余家湾的金矿!所以当时也在龙牙山谷峰上的余庚和许秋城等人,将依依直接推下了山崖!

    一时间,我是恍然大悟,然而就在这时,一声熟悉的铜铃声,却是从我们身后的荒草丛中突的诈起。

    “叮铃……”

    我心中大惊,与林粒一起回头看去,只见就在我们身后的荒草丛中,正站着那尾巴上挂着铜铃的黑猫……

    一时间,我瞪大了眼,那黑猫也直勾勾的盯着我,只是那闪着青光的双瞳下方,其嘴角如人般扬起,带着无边的狡黠。

    下一瞬,完全不等我做出任何举动,那黑猫的尾巴疯狂摇动了起来,带着一阵清脆的铜铃声,诈破了整个漆黑的湾底。

    “草你大爷!”

    我骂,也没管黑猫,拉起身旁的林粒,转头就往山路方向狂奔。

    几乎同时,身后传来了一声声让我们站住的断喝,并且,还伴随着一阵阵向我们追来的繁杂脚步声。

    我回头望了一眼,只发现刚才所有挖着金矿的村民们,已经高举着锄头之类的工具,向着我们追了过来,当然是被那三人用湘西法门控制着,要灭我们的口。

    狠狠咬牙,拉着林粒加快了脚步,奔向了下来时的山路。

    然而,就在我们奔至山路口时,我只瞧见,两道闪烁的灯光,从山路上方飞快移了下来,明显是追杀我们的余庚与制服男人!

    “果粒儿!法门!”

    我低喝,林粒嗯了一声。

    我也没有再多想,此时的情况也根本由不得我们再多想。

    我拉着林粒,冲着那山路上飞快移来的闪烁灯光冲了过去。

    直到在靠近中发现,这打着灯光的两人,果然是戴着铁质面具的余庚,和手持电击枪的制服男人。

    “站住!不然老子弄死你!”

    制服男人狠声说着,将电击枪对准了我和林粒,不过只是一瞬,我们已经冲至了两人十米之内。

    林粒的眼瞳跟着一黑,顿时,制服男人僵在了原地,目光呆滞着没有了任何动作。

    我心中一喜,却不知道是不是释放法门会消耗精力的缘故,林粒脚下却一踉跄,差点摔在了地上。

    我赶紧搂住了她的肩膀,带着她向僵住的制服男人身侧绕去。

    “哥哥……哥哥……”

    同时,林粒开了口,虚弱的声音中带着一股急迫。

    “没有用……身后!”

    我心中一惊,完全没有任何思考,攥紧了拳头转身挥舞。

    几乎是同一瞬,一块坚硬的金属物品砸在了我的脖颈一侧,而我挥出的手臂,也敲上了某块金属质地的物件。

    一时间,我被砸得是头晕眼花,而要不是林粒的提醒,这一下砸在我后脑,我必定晕过去。

    后退了数步,甩着脑袋聚焦了视线,这才发现,砸我的正是制服男人身旁的余庚,而余庚脸上的铁面,也因为我拳头的反击,被打掉在地上。

    他就在我身前五米内,低着脑袋,发出一阵刺耳的诡笑声。

    我当然不明白,他为什么没有因林粒的法门陷入梦境,却又发现,他用来砸我的手电筒正掉在我脚边一处。

    我抄手抓起了手电,照向了他的脸颊,心中跟着一咯噔。

    因为我只发现,这余庚铁面下的样貌,正是之前我与林粒在班车上遭遇的,戴着棒球帽的男人!

    是的!这余庚竟然就是我们在班车上遇到的,骚扰林粒的男人!

    怪不得他会将林粒引入死亡旅社,也怪不得他不会受到林粒的法门影响。

    因为在车上时林粒便说过了,这男人的道行不浅,她无法用梦师的法门使他陷入梦境。

    至于他为什么不是我真正的家里的照片墙上、余庚的样貌……

    “你是余庚?”

    我咬牙问。

    男人依旧诡笑,却又在诡笑的同时,伸手扣住了自己的下巴。

    下一瞬,男人发力一撕,果然,一张人皮面具被他从脸上撕了下来,而那人皮面具下的,当然是我真正家里的照片墙上余庚的模样!

    “你就是许秋城说的,江美琪的哥哥?怎么感觉你变了个模样?”

    余庚诡笑着,两边嘴角最大程度的扬起。

    我听得咬牙,瞧了一眼手腕上的银质手环,脑海中浮现出了记忆深处、美琪对我做鬼脸的场景。

    “不可饶恕……”

    “不可饶恕?”

    余庚接过话,从兜里摸出了一个拳头大的摄影仪器。

    “江美琪的哥哥~~

    你有什么资格说不可饶恕这四个字?”

    我一愣,余庚却又一矮身,从陷入梦境的制服男人手中,拿过了电击枪。

    “逃吧~~逃吧~~”

    他大笑着,却并没有将电击枪的枪头对准我,而是对准了我身旁的林粒……

    我当然没有把握在五米内的距离,赤手空拳制服一个握着电击枪的人。

    狠狠跺脚,搂着林粒就转身奔下了山路。

    同时,山路下的荒草林方向,高举着锄头等工具的村民已经追了过来。

    他们的速度虽然不快,也呆滞着并不灵活,但是他们的数量太多,如果被他们包围,一人一锄头,我与林粒就得变成肉酱。

    没有多想,搂着林粒咬牙转头,沿着长河向着弯底的另一边狂奔。

    而我这么一转头,身后便传来了数声大笑,不止是余庚,还有那控制村民们挖矿的三人的笑声。

    我当然知道他们在笑什么,这儿是余家湾湾底,这长河另一边肯定是条死路,我们虽然暂时甩开了他们,可我们就是瓮中的鳖,最终也逃不出他们的手掌心。

    该死!

    暗骂着,身旁却又传来了林粒虚弱的声音。

    “哥哥,他们……他们没有追来……”

    我一愣,回头瞧了一眼,果然,那些被湘西法门控制的村民,并没有继续向我们追来,而是停在了山路位置,堵住了山路口。

    果然是瓮中捉鳖……

    我死死咬牙,心底有传来了熟悉的声音,当然是江云流的声音。

    “江忘生阁下,一群虾兵蟹将而已,你原本用不着逃~~”

    “闭嘴!”

    我冷喝,却又是发现,伴随着我们的奔逃,这长河另一边的温度,竟渐渐凉了下去。

    不是普通的凉,而是钻心的阴凉。

    我心中泛起一股不祥,又发现一旁搂着的林粒也死死的皱了眉,一双原本水汪汪的大眼,瞪圆了看向我们前方的河边泥路。

    “哥哥……我不会让你死的……”

    “啥?”

    我当然不明白,林粒怎么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话,而就在这时,我却又发现,在我们前方的河边泥路尽头,又出现了一片密密麻麻的、长方形的物件。

    我心中的不祥加剧,直到在靠近中发现,那些密密麻麻的长方形物件,竟是一排拦住我们去路的棺材……

    是的!一排整齐的棺材,大概十来具,都是暗红色质地,就横在我们前方的长河泥路上,完全拦断了我们的去路。

    我心中一动,瞟了眼身后,确定那些村民们没有追来。

    “果粒儿,你听我说,这可能有些恐怖,但是我要你睡进这些棺材里,用死尸把自己盖上,这样一来……”

    “这里是这山沟最阴的地方,这是快养尸地……”

    不等我说完,林粒摇头接过了话。

    “哥哥,你对我那么好,我不会让你死的,哪怕会非常痛苦……”

    “啥?”

    我当然还是不明白,林粒说的这是什么意思,然而就在这时,我的心中突的一寒。

    没错,不是普通的寒,而是感知到阴气的莫名寒意。

    我大惊着停下了奔跑,死死的盯着我们面前十来具暗红棺材,因为我能够感知到,这莫名的寒意,就是这些棺材中散发出来的……

    异常浓烈,几乎比得上许秋城古堡的‘催眠’。

    “逆天命、必天残……”

    林粒喃喃着摇头。

    “哥哥,记得刚才金矿那边,那只有孩童身高,面部畸形的人吗?”

    我听的点头,当然知道林粒说的,就是那伪装成牛娃的矮子。

    “他不是湘西术士……”

    “不是湘西术士?”

    “嗯,他应该是苗疆鬼师……”

    “苗疆鬼师?”

    “苗疆鬼师,原是在苗疆一带,替死人引魂,以渡人转世的大功德术士,可其中居心不良者,用鬼师术法困住死人阴魂,养尸作祟,逆天而行,其后三代,必天生残缺……”

    林粒说着,看向了我。

    “哥哥,那畸形人应该就是苗疆鬼师,而这透不进阳光的山湾最低处,当然是最佳的养尸地……”

    我听着,有些惊奇林粒竟然懂得这么多,但转念一想,她可是个异人,懂这么多也不奇怪。

    至于她说的苗疆鬼师和养尸地什么的……

    还不等我去想,突的,一阵异样的声音便从我们前方的一具具红棺中传来。

    “噔噔蹬……噔噔蹬……”

    我心中一惊,瞪眼看去,只发现伴随着“噔噔蹬”的声响,我们前方泥地上的一具具红棺,竟不安分的跳动了起来!

    就好像这些棺材中的死尸要破棺而出一样!

    “哈哈哈哈……”

    与此同时,我们身后的山路方向,一阵大笑诈起,我回头看去,只见正是拧着电击枪的余庚,而此时他的手中,除了那电击枪,另一只手还拧着那已经开启的摄像机。

    那摄像机就正对着我和林粒,我知道,他在拍我们,就像在死亡旅社中,拍摄那些即将被他玩弄至死的人……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