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九十章恶魔网络

第九十章恶魔网络

    皱了皱眉,没有多看,给林粒注射蛇毒血清,便背着她去到了刚才被我反锁的房间门前。

    想打开-房间门逃出死亡旅社,然而就在我伸手握住了房间门把手的同时,我心中不由得一颤。

    因为我只看见,这房间门下的缝隙中,正有一片黑影……

    不是我的影子,而是房间门外通过门下缝隙,投进这房间的影子,说明此时这房间门外,正站着一个人……

    我深吸了一口气,当然明白,站在这房间门外的,很可能就是余庚。

    他回这房间时,从外面发现了房间门被锁,所以不声不响的躲在了房间门后,只要我一开门,他就会乘机攻击我……

    强迫自己镇定,瞧了瞧房间四周,只从一旁的监控屏幕墙下,发现一条数据线。

    再次深呼吸了一口气,冲着那数据线就跨了过去,同时,房门一阵雷动,很明显是外面的余庚发现了我的异样,知道我也发现了他,所以在大门。

    “他娘的开门!开门!!”

    我没有回应余庚,却只觉得他这没有合成的真实声音,在我听来,竟有一丝儿耳熟。

    没有多想,抓起监控屏幕墙下的数据线,将被外面余庚拧得疯狂转动的门把手死死缠住。

    “开门!江忘生你他娘的给我开门!!”

    我听着,再次皱眉,因为这余庚的声音确实让我有些耳熟,但一时半会,我却想不起来在哪儿听到过。

    当然也没有多想,跨步去到了办工桌前,拿起桌上的座机话筒,便拨打了报警电话。

    电话那边在几声忙音之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跟着传了进来,问我有什么需要帮助。

    “龙牙山游乐园外,大约五十米处的小路中有一间旅社,这旅社里有人策划多宗谋杀,你们快带人过来!”

    我故意将声音说的很大,确保在门外的余庚也能听见。

    而果然,我对着话筒这么一说,门外便不再传来余庚砸门的动静,取而代之的是余庚的大骂,和跟着远离的脚步声。

    我松了口气,电话那边男人的声音则让我坚持住,说马上就派人过来。

    我应了一声挂断了电话,跟着将房间一边的一个木柜,推到了房门前,将房门死死抵住。

    我当然还不能出去,我根本无法判断余庚有没有离开,所以我目前最好的办法,便是留在这房间中,等待警局的救援。

    就这样,将房门抵住之后,仔仔细细的检查了一下房间各处,确定没有其他地方进的来,也没有其他暗道,我这才完全松了口气。

    直到我突的想到,还有个办法能够进入这小房间,那便是从之前困着我们的旅社房间中,由暗道进入这小房间!

    赶紧又反锁了暗道通向这小房间的木门,跟着去到监控屏幕墙下,死死的盯着各个监控屏幕。

    可以看见,这监控屏幕墙上的每一副画面,都是之前困住我和林粒的旅社房间。

    其中,也正有一个监控画面,是正对着那房间加固的大门,也可以看出,大门并没有被打开,说明余庚还没有进入旅社房间。

    松了口气,就直直的盯着各个监控,直到我在这监控屏幕墙下,发现了一台影碟仪器。

    是的,一台影碟仪器,就连接着监控墙上的各个屏幕。

    我不由得就想到了办工桌中那一叠光盘,在仪器上瞧了瞧,找到了弹出碟片的按钮并按下。

    随之,影碟仪器弹出了碟片框,碟片框中,也正有一张与我在办工桌中发现的那些光盘,一模一样的光盘。

    没有封面,也没有标签,这是因为余庚还没有完成这光盘的录制,而这光盘录制的,当然就是旅社房间中的画面,也就是我与林粒的遭遇!

    我们没有按照他说的去做,他当然也就没有录制到他想录制的内容,而办工桌中的那些光盘……

    我倒吸了一口寒气,几步去到办工桌前,将之前发现的一整碟光盘搬了出来。

    《虐杀》、《虐尸》、《定制残杀》、《自我肢解》、《互相残杀》……

    我翻着,心中一片恶寒,因为我不用播放这些光盘,便能猜测出这些光盘的内容是多么的惨无人道。

    一直到我翻完所有光盘,一共三十多张,这说明,栽在这死亡旅社的人,至少有六十来人,其中还不包括不愿配合而死的人……

    当然,就算是一路顺从着配合余庚的要求,也不可能活着出去,不然,这死亡旅社早就曝光了……

    对于恶魔来说,杀人令自己愉悦,而一旦愉悦麻木,品尝绝望,便成了最大的乐趣……

    这些光盘中,当然满满的都是恶魔的‘乐趣’,而余庚,当然是欣赏这一切的恶魔!

    我死死咬牙,心中的寒意化为了腾升的怒意。

    然而就在这时,我又瞧见,这所有光盘下方的盒子底部,还有一个巴掌大的笔记本。

    我拿起笔记本翻了翻,心中的怒火是更加的汹涌。

    因为这笔记本中记载的,竟然是账目!

    不错!是账目!是别人从余庚手中,收购这些光盘的账目!

    这些光盘是原碟,余庚会拷贝这些原碟,用以出售!

    而收购这些碟片的人,当然都是与余庚一样的恶魔!

    原来是这样!原来是这样!!

    这余庚不仅用死亡旅社残杀路人,以满足自己变态的欲望,并且还将录制的光盘出售给他人,以此敛财!

    这就是死亡旅社能够一直存在的原因,因为它牵扯着一条见不得光的产业链!

    这也说明,在这些光盘背后,还有一整张恶魔网络!

    这世界上,到底还隐藏着多少恶魔!!

    以他人的惨死或被虐过程,来满足自身的感官与生理欲望,这简直不可饶恕!

    我甚至能够想象,如果我顺从了余庚,拿起那藤鞭抽在林粒身上,每一下伴随的,都是镜头后那些魔鬼的欢呼……

    我死死咬牙,心中的怒火翻涌如潮。

    只可惜,这账本上虽然记载了每一笔光盘的买卖,却将收购者的名字,简写成了字母编号,所以根本无法查到,这些收购光盘的恶魔们都是谁……

    “江忘生阁下,其实吧,这样的光盘在异人的世界中,都是再正常不过的消遣玩意儿。”

    这时,江云流的声音突的从我心底传来。

    “闭嘴……”

    “江忘生阁下,异人从来都认为自身高人一等,人类在他们眼中,只是被压榨的对象,所以,你想用人类的方式搞定许秋城,搞定余庚,那是非常困难……”

    “我让你闭嘴!你说的话,我标点符号都不会信!”

    不等江云流说完,我低喝着回道。

    我当然不信,至少我背上的林粒,就是异人中的好人。

    “是吗?”

    仿佛看透了我的心思,江云流的声音继续从心底传来。

    “江忘生阁下,我如果没记错的话,你应该也听见了这林粒的梦呓,她可是……杀过人的呢~~”

    “那不是她!她说了,那不是她!”

    “那么我也能说,杀夜魔的不是我~~”

    “你跟她不一样!你是恶魔,她甚至都不想伤害任何人!”

    “江忘生阁下,不想和不会是两码事,我也不想伤害任何人,但是~~”

    江云流一顿,声音中带起了一股狡黠的笑意。

    “但是我控制不住啊~~”

    “闭嘴!闭嘴!!”

    我再次低吼,江云流的笑声跟着一变,不再狡黠,而是带着一股无比深沉的怒意。

    “江忘生!你别逃避了!用你的方法根本就行不通!

    你的光不会来救你!你的正义也不会站在你身边!你手中的筹码只有我!只有仇恨和杀戮!

    没有我,你将寸步难行!跟别说伏法许秋城和余庚!

    你只有拥抱黑暗!以牙还牙!你才能够重获心中的光!”

    “诡辩!胡扯!!

    我相信林粒!我也坚信正义!

    电话已经打出去了,我的正义就在路上,它一定会来惩处罪恶!一定!!”

    “喔哦~~

    那江忘生阁下,我们不妨打个赌,就赌你心中的正义,能不能在你绝望之前,将你救出危境~~”

    “赌什么?”

    “赌你的心~~”

    “我的心?”

    没有回应,江云流的声音沉寂了下去。

    我深深呼吸,却发现整个身子已经是一片疲惫。

    饥饿、劳累、困意、还有伴随着刚才江云流的话,我脑海中不停回荡的林粒的呓语。

    “我不要再杀人……”

    我侧过头,看向了枕在我肩上,双眼紧闭的林粒。

    一瞬之后,咬了咬牙。

    “果粒儿,坚持住,支援就在路上,我们马上就能获救!”

    意外的,我说完这句话之后,林粒竟“嗯”着答应了一声,这说明她的意识还清醒着,蛇毒血清已经起了作用!

    欣喜着,我将光盘账本揣进了兜里,紧接着撑起疲惫的周身,在房屋四周搜了搜,想看看有没有什么食物,能让我暂时补充一下体力。

    然而,搜完整个屋子,什么食物都没有发现,到是发现一边墙上的一个大木柜中,放着一排各种各样的家伙事。

    有砍刀、利斧、弯刀、钩子等等,还有一些金属仪器,比如之前余庚给我戴上的刀罩。

    满目金属,无不是沾染着鲜血,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收割了多少人的性命……

    咬了咬牙,想回到监控视频墙壁前,继续盯着旅社房间的监控,然而就在这时,我突的瞟见,一道黑影,从这小房间房门下方的缝隙中掠过……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