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七十五章偶遇

第七十五章偶遇

    是的,我突然觉得自己好傻。

    这‘三日游’仨字儿,不就已经说明一切了吗?

    男才女貌,天作之合,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

    只是,为什么偏要在这样的时候,就像上次许凌风的派对……

    “江忘生阁下,难道你还没想通吗?”

    心底传来的江云流声音,突的打断了我的思绪。

    “沈离在乎的是这件案子本身,是为了方进和依依讨回公道。

    难道你以为,她会在乎你?

    沈家名门的掌上明珠,会在乎你这个一无所有的孤人?

    不会的。

    江忘生阁下,只有我才会对你不离不弃,只有我才是你最忠心的伙伴~~”

    “闭嘴!闭嘴!!”

    我吼,咬牙闭上双眼,只觉的脑海中许多情绪交融着,几乎要将我的脑袋撑爆。

    悲伤、嫉妒、憎恨、失望……

    草!

    我狠狠的扇了自己一耳光,迫使自己将所有的情绪从脑海中剔除。

    我一个人就够了!我江忘生一个人就够了!!

    我不需要任何人的在乎,我自己在乎自己就很好,这两年不都是这么过来的么?

    少了沈离,这个地球又不是不转,少了沈离,我又不是就不会查案!

    深呼吸了一口气,拿定了主意,便在网上定了去龙牙山的车票,只不过最早的一班车,也要等到明天清晨。

    没有多想,将随身携带的电击钢笔充好了电,好好的休息了一晚。

    直到第二天清晨,我起床之后,第一时间打开手机看了看。

    没有未接来电,没有短信,没有微信,沈离完全没有在乎我的电话……

    “草……”

    我低骂了一句,便什么都不再想,按下了病床床头的通信键。

    没一会,护士小姐来到了我的病房,问我有什么需求,我随便找了个理由,说自己生日,想去花园抽根烟。

    护士小姐也善良,一口答应了下来,搀着我就出了病房。

    这是我这几天来,第一次出病房,而病房外的走廊铁椅上,果然正坐着几位一看就是便衣的警员。

    我当然知道,他们都是沈离让刘队过来守着我的警员,而如果他们知道了我要去龙牙山,肯定会将我拦下来,所以我才会想到这个办法。

    因为有护士小姐搀着我的缘故,走廊铁椅上的便衣们,也没有跟着我,我也顺利的在护士小姐的搀扶下进了电梯,一路下至了住院部最底层。

    跟着用一个上厕所的理由,成功的翻出厕所窗户,甩掉了护士小姐,就这样一路出了医院。

    出了医院,换掉身上的病号服,便又打车直奔汽车站。

    一路上,紧盯自己的手机,然而,一直到出租车到了汽车站,手机都没有响起任何的提示音……

    长叹了一口气,给钱下了出租车,进了汽车站,想在站里吃点东西,去龙牙山的班车却又正好进站了,于是我又马不停蹄的上了班车。

    班车其实是直达龙牙山的旅游车。

    龙牙山山谷,是我们市周边非常著名的旅游景点,除了登山、看日出、缆车之类的寻常项目,山谷中还修建了一座大型游乐场,所以不管什么时节,去龙牙山的游客都非常的多。

    上了车,找到了自己的座位,一个三连坐的靠窗位置。

    坐下后,掏出手机看了看,依旧没有任何的回信。

    自嘲的笑了笑,没再多想,打开手机看起了头条新闻APP。

    而这头条新闻APP中,也正有一条标题最醒目的新闻。

    《金融大亨许秋城庄园发生命案,疑似警局办案不当造成。》

    我心中一惊,点开了新闻页面,只发现新闻页面上,正有一个监控视频,而这监控视频,正是刘队进入许秋城庄园中的监控视频!

    是的!就是我与沈离通过笔记本电脑观看的监控视频!

    而这监控视频,明显做过剪辑,将重要的问话都除去,只留下了刘队逼问小李的画面。

    所以,按照这监控视频看来,小李就是因为刘队的逼问,而情绪崩溃,道出了自己有病一事儿,并自己跳楼……

    草……

    我心中暗骂,当然知道,这监控视频肯定是许秋城剪辑的,因为许秋城一早就已经入侵了我们当时的通讯系统,所以他当然也能黑了当时的监控画面。

    而许秋城这一手,直接相当于给警方施压,不但刘队会受到影响,警方也肯定不会再轻易搜查许秋城的庄园。

    这样一来,我们让刘队搜查许秋城庄园一事儿,不仅害了刘队,还使得舆-论的压力,让警方更加难以插手许秋城的案件。

    至少,没有绝对的证据与把握,警方肯定不会在出搜查令,搜查许秋城的庄园……

    我闭上眼长出了一口气,却又不由得狠狠咬牙。

    难道强者真的能在这个世界上为所欲为?难道强者真的能够将黑变成白,将白变成黑?

    心中莫大的不爽,却也明白,许秋城一事儿,警方难以再插手,除非……除非查到许秋城雇佣的庄园员工的不对劲儿!

    不错!就像沈离之前说的,既然许秋城会食人,也差点向小李下手,那么,许秋城以往雇佣的庄园员工中,很有可能就会有无故失踪或死不见尸的情况。

    只有查到了那些情况,再顺藤摸瓜,这才能找到治罪许秋城的突破口。

    只不过,说好要去查这方面的沈离,如今却在跟着许凌风海边三日游……

    或许,她真的就没在乎过……

    甩了甩脑袋,强迫自己不要再去想沈离。

    如今,治罪许秋城最好的办法,就是找到余庚,让余庚承认五年前,从龙牙山推下依依,致使依依坠崖的罪名。

    只要余庚承认,那么必定会供出许秋城等人,许秋城当然也就会被治罪。

    思索着,身旁却突的传来了一个甜甜的声音。

    “咦,哥哥,你也去龙牙山啊?”

    我一愣,扭头看去,只见说话的是一位站在过道上的小女孩。

    小女孩穿着一条碎花短裙,眨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竟是之前许凌风派对后,在大街上卖我玫瑰的林粒!

    我心中一动,不由得向窗户旁缩了缩身子。

    这林粒可不是一个普通的小女孩,她是一个异人,一个按照江云流的话,称为梦师的异人。

    而梦师这个法门,据江云流说的,能够让目标看到心中的美,也能够让目标困于心中的恶……

    可能是见我缩了缩身子,林粒捂嘴一笑。

    “哥哥你别怕,我虽然是梦师,但只是初入门的梦师,还伤不了人。

    况且……”

    林粒顿了顿,水汪汪的双眼上眉儿一皱。

    “我讨厌伤害……”

    我听得一愣,虽然不明白林粒这一句讨厌伤害是什么意思,但是一个讨厌伤害的人,应该不会是坏人吧。

    况且之前,她帮助我回忆了心中的美好,而那个时候,她想害我的话,我肯定也无法抵抗。

    于是,没了那么重的戒心,冲着林粒笑着点了点头。

    林粒跟着也松了眉头,坐在了我身旁的座位上。

    “哥哥,你也去龙牙山玩啊?”

    “我有些事儿,去龙牙山找一个人。”

    “哦~~

    那之前的事儿怎么样了?”

    林粒问着,眨了眨大眼,一副八卦的模样。

    “之前的事儿?什么事儿?”

    “就是你失恋的事儿啊~~

    哥哥,你跟你心仪的姐姐和好了吗?”

    林粒追问,依旧眨巴着她的大眼。

    我听着,苦笑一声,摇了摇头。

    “是我自作多情,她从来都不属于我,是我搞错了。”

    或许是陌生的缘故,亦或许是林粒的笑容很甜,融化了我心中所有的防线,我只觉得与她交谈起来,什么都不用顾忌。

    “这样吗,那还真的是可惜了。”

    林粒回着,嘟了嘟嘴。

    “没什么可惜的,都没有拥有过,可惜什么?”

    我再次苦笑,跟着打量了一番林粒,岔开了话题。

    “别说我了,看你这身,应该已经回家了吧?”

    是的,林粒这次虽然也是穿的碎花短裙,但与上次那破破烂烂的短裙不同,穿的是一条崭新的短裙。

    然而,林粒却摇了摇头,眉宇中带着一丝儿异样。

    “我好不容易跑出来,我可不想轻易回去。”

    “那你这新衣服……”

    “哦,我找了个师傅,帮助他用催眠治疗抑郁患者……”

    林粒说着,瞧了瞧身周,似乎在确定没人注意到我们这边,跟着又凑近我的耳边,压低了声音一笑。

    “原来人类社会这么好赚钱,我让那些患者看到心里的美好记忆,那些患者很容易就治愈了。”

    我听得恍然,点了点头,却还是劝让林粒早些回家,毕竟她离家这么些天了,家里人肯定会担心。

    “我才不想回去。”

    林粒果断的摇头。

    “怎么?你是跟家里人闹了多大的别扭?

    还是说,你家里人对你很不好?”

    我蹙眉不解,林粒又是摇头。

    “不,我家里人对我都很好,可我就是不想回去。”

    “为什么呀?”

    我更加不解,林粒那水汪汪的双眼却是跟着一僵,仿佛蒙上了一层灰般。

    “因为伤害……我讨厌伤害……”

    “伤害?”

    “哥哥,我家里的事儿我不能多说,你也别问了。

    我这次出来,就是想好好散散心心,现在时间也差不多了,去了龙牙山之后,我就要回去了……”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