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三十五章江云流的由来

第三十五章江云流的由来

    心中惊骇着,一旁的方进又凑了过来,冲着我压低声音一挑眉。

    “二十多年了,我第一次看到老姐差点急哭……”

    “嘣”地一声,方进才说完,沈离一个脑瓜崩弹在他的头顶,拧着他的衣领就将他扯回了木椅上。

    我顺着瞧了眼沈离,依旧是一脸的镇定,若不是方进刚才的话语,我还真看不出她曾为我担心。

    不过听方进这么一说,心里不由得就有些暖暖的……

    “那魏枭和道场怎么样了?”

    为了不然沈离感到尴尬,我跟着开了口。

    “据刘队说,他带着伙计进入道场时,魏枭正向着高台上开枪,他又看到了高台上躺着的我们,就直接击毙了魏枭。

    至于其他的假道士,也尽数在这三天内抓住,都关了进去,依法处置。”

    我听着,这才明白为什么沈离和方进会认为,我是被吓破了胆才晕厥。

    原来当时我避过魏枭的枪击,窜向高台一边,那高台一边吗,正是火炉光芒照射不到的边缘,所以赶来的刘队,根本就没看见我,也就不知道,我曾与魏枭打斗。

    “那么,那些小孩尸骨,还有那些大树……”

    “尸骨都已经安葬,被蒙骗的那些受害者,也安排了强制戒毒,至于那大树……”

    “那大树怎么了?”

    “那大树,经研究,是老挝那边的一种稀少毒树。

    老挝属于贩毒份子集中的‘金三角’,那边培育了许多嫁接的毒品植物。

    山洞中的树,很可能就是老挝那边培育的、嫁接植物中的一种,而我们在山洞中经历的一切,很可能,都是那毒树释放的毒气在作怪。”

    沈离一口气说完,我不由就皱了眉。

    “沈离,你的意思是,我们之所以看不见魏枭,是因为我们中了毒?影响了视听?”

    “是的,所以刘队进入山洞时看到了魏枭,因为他才进入山洞,还没有吸入大量毒素。”

    “沈离,你这样解释,是不是有些牵强……”

    “当所有的不可能被排除,剩下的那个有可能,再怎么匪夷所思,都是事实的真相。”

    “我知道,福尔摩斯说的嘛。”

    我挑眉点头,也没想与沈离争辩。

    我能怎么争辩?告诉她我心里住着一个人?告诉她我曾去过不是人间的地界?

    要不是我亲身经历,我打破脑袋都不敢想,更别说本就不信鬼神的沈离。

    “知道就好。”

    沈离同样点头,却又移开了眼神,没有再看向我。

    “江忘生,我最近有点事儿,得离开一段时间,刘队的伙计就在外面走廊里,都是便衣,会保护你的安全。

    记住了,如果‘那些人’真的与魏枭是一丘之貉,那么足以说明,‘那些人’如魏枭一样深不可测。

    而作为‘那些人’必定要灭口的你,你现在的处境,你也应该知道有多么的危险。

    所以,安心修养,直到我忙完回来找你。”

    我听着,点了应了一声,沈离也没再多说,拽着方进便出了病房。

    我目送着他们离开,目送房间门关上,再也忍不住,咬着牙喝起了江云流的名字。

    并没有沉默,江云流的声音,跟着从我心底泛起,只是带着一丝睡意朦胧的慵懒。

    “江忘生阁下,白昼可是一个打盹的好时间,你就这样把我叫醒,不怕我对你有意见吗?”

    “废话少说!到底是怎么回事?告诉我!”

    我咬牙,强忍着心中怒意。

    “江忘生阁下,你倒是说清楚,你想问的是那件事儿?”

    “说有事儿!一件一件的说!

    首先,告诉我,你为什么会在我的身体里!

    我看了那档案,你分明是一年前我车祸时,抢劫金店的贼!如今,你怎么会在我的身体里活着?”

    “江忘生阁下,你也看了那档案,你应该也知道,那档案并不是真的。

    抢劫金店的贼,你觉得,我这种恶魔,会做出抢劫金店那么愚蠢而低端的事儿吗?”

    “那到底是怎么回事?

    既然档案是错的,一年前车祸的真相到底是什么?你为什么会在我的身体里,不要说你不知道!”

    “江忘生阁下,你先不要动怒,你现在的身体状况,再动怒,分分钟都有晕过去的可能。

    至于一年前的车祸真相,我知道的也不多,现在告诉你,恐怕只会让你更加疑惑。”

    “我想知道!”

    短暂的沉默。

    “那行,江忘生阁下,我知道的,我都告诉你。

    一年前,我被某人下了暗杀令,‘蝎’跟着找到了我,并借着一年前你的车祸,想置我于死地。

    至于为什么‘蝎’选了你,那我就不得而知了。”

    “‘蝎’?你说的‘蝎’,就是一年前,在我车祸中偷天换日的‘那些人’?”

    我心中一惊。

    “是的,一个由恶魔组成的神秘组织,‘毒蝎’是他们的图腾,‘蝎’是他们的代号。”

    “那你对蝎组织的了解有多少?你知不知道他们都是谁?”

    我赶紧追问。

    “了解?不存在的,那是一群没有由来,也不知去向的鬼。

    我唯一知道的线索,是他们会在作案之后,抹除一切痕迹,所以他们终究会找上你,但是我没有想到,他们会来的这么快。”

    江云流回着,我也跟着联想到,在侦探社中,他才从我心里出现时,说过这么一句话。

    “我本不想打扰你,但是没有想到,他们这么快就找上了门……”

    这样看来,江云流说的还真不假……

    “那江云流,你的意思是,你也是一年前车祸的受害者?”

    “从某种意义上说,是的。”

    “那好,车祸的事儿,暂且放一旁。

    而你,江云流,你为什么会在我的身体里!”

    咬牙切齿的问,江云流则没有直接回答我,而是在沉默了片刻之后,报出了一串数字。

    “打过去,告诉接电话的人你的名字,他应该会告诉你一切,或许还会给你一笔不少的补偿。”

    我听着,也没有多想,强忍着酸痛,拿过病床一旁、床头柜上的手机,摁下了江云流报出的号码。

    电话打通,响起的铃声,却让我心中一动。

    “您好,这里是城北同仁医院,本院……”

    竟然是一家医院的电话号码,并且这医院的名字,我非常的熟悉。

    是的,这医院的名字我非常的熟悉,因为这医院,就是我一年前出车祸之后,被送进的医院!

    可是江云流,让我打这医院的电话做什么?

    想不通,对面则接了电话,一个浑厚的男人声音跟着传来。

    “你好,我是同仁医院外科主任梁仁。”

    “你好,我是江忘生。”

    沉默,良久的沉默,对面再没传来一丝儿声音,直到数秒之后,通话竟然被猛地挂断。

    我不由皱眉,当然想不通,这外科主任,怎么一听到我的名字就挂断了电话?

    一年前我的手术进行的非常顺利啊,我这短短一年间,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啊。

    然而,还不等我多想,我的手机便又响起了来电铃声,打来的,正是我刚才拨通的,同仁医院外科主任的电话。

    我带着疑惑按下了接听键,凑在耳边。

    “朋……朋友……”

    电话那边梁仁的声音有些颤抖。

    “不管你现在的身体,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你来我们医院,我一定帮你免费治疗,并且我愿意给你十万块营养费,你看可以吗?”

    草!不用多想,肯定有鬼!

    “这么看来,你就是我一年车祸手术的主刀医生?

    我不需要你的赔偿,我只想知道,关于我一年前的手术,你们是不是做了什么不对劲的事儿?”

    加重了语气,电话那边的梁仁则有些吞吞吐吐。

    “不说是吧?那我只有报警了!”

    我再次加重了语气,而这一次,电话那边的梁仁,一边让我不要报警,一边就说出了一年前关于我手术的真相。

    我听着,这才明白,为什么江云流会在我的身体里。

    原来,一年前的车祸,造成了我的心脏,当场被出租车残骸伤及,送去医院的途中就已经病危,需要进入医院之后,立马就进行心脏移植手术。

    于是当时来接我的救护车中的急救人员们,现场分析了我的血型和匹配数具,开始联系所有医院,直到联系到了同仁医院。

    而当时的同仁医院也表示,正有与我血型和各方面匹配的心脏。

    所以,我被十万火急的送到了同仁医院。

    但不曾想到的是,同仁医院中,那原本与我各方面匹配的心脏,在我出事的前一天,就已经被外科主任梁仁,偷偷卖给了器官贩子,以偿还自己欠下的巨额赌债!

    所以当我被送入同仁医院手术室的时候,根本就没有能让我相匹配的心脏!

    而作为手术主刀医生的梁仁,因害怕事情败露,在手术前,叫上了在医院中的死党,偷偷取下了当时,随我同样被送入医院,却已经宣告死亡的,江云流的心脏!

    是的!没有经过匹配,没有经过检测,梁仁把江云流身上取下来的心脏,直接移植到了我的身体中!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