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三十四章恶魔中的王

第三十四章恶魔中的王

    我完全慌了。

    那小孩鬼魂因为被我的指尖血伤到,已经逃向山洞黑暗中,而我如果回不到那满是灰烬的地界,我根本就伤不到魏枭,我也就救不了沈离!

    真是懦弱啊!我在那灰烬地界的时候,就应该拼上一切对抗魏枭,而我选择了逃避,也正是我的逃避,造成了现在的局面。

    都是我的错啊!

    我死死的咬紧了牙,咬得嘴齿间,泛起了一股血腥味,而就在这时,江云流的声音,突的从我心底传来。

    “江忘生阁下,不要躲。”

    我一愣,跟着瞟见一道黑影,从山洞另一边的黑暗中飞快蹿来,竟是之前先我和沈离一步进入这山洞的异瞳黑猫!

    黑猫身形飞快,在我奔向高台的途中,便直接跳上了我的头顶。

    一时间,我的双眼视线一暗,再次睁眼之后看见的,居又是漫天的灰烬!

    这异瞳黑猫,竟然能带我进入这灰烬地界!

    没有多想,放眼望去。

    弥漫的灰烬,龟裂的大地,大地之下撕心裂肺的哀嚎,还有前方灰烬中,那踏着沈离黑影的魏枭!

    “停下!”

    我冲着魏枭大吼,魏枭却是在看向我之后咧嘴一笑。

    “英雄难过美人关,我就知道你会回来~~”

    伴随着魏枭的声音,数十具血尸怪物,从他身后的灰烬中奔涌而出,铺天盖地的寒意,在一瞬间浸透了我的心。

    而这一次,我手中连铁棍都不再有……

    就这样了吗?

    不顾一切的想要去就一个人,却只能白白葬送自己的生命,我实在是……太没用了啊……

    我不再去看向我涌来的血尸怪物们,直直的看向了魏枭脚底沈离的黑影。

    扯平了吗沈离?

    你将我从孤独的深渊中救出,这一次,我也算拼上一切救你……

    心中苦叹,脑海中则泛起了我与沈离的第一次相见,她那星目柳眉,在那一刻,就深深的烙在了我的心中。

    然而,只是一瞬,一瞬之后,我的心绪便被打乱,因为我的心底,传来了江云流带着笑意的声音。

    “有人曾告诉过我,人在将死的时候,脑海中会闪过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

    真的是英雄难过美人关啊,江忘生阁下,你可要记住了,你欠我江云流一个人情~~”

    我一愣,当然不明白江云流是什么意思,而就在江云流的声音落定之后,我的整颗心脏,轰的一声狂跳了起来。

    仿佛潘多拉魔盒被打开,一股爆裂的能量,伴随着我心脏的狂跳,疯狂的涌入我的周身。

    我的奔跑在一瞬间提速,视线中的灰烬,直接拉成了一条线。

    我不由大惊,江云流的声音,则再次从我心中传来,只是这一次,带着无比兴奋的语气。

    “江忘生阁下,裁决吧,这一刻,你就是恶魔中的王!”

    我听着,在惊骇的同时,止住了思索,因为我的脑海中,还泛着那星目柳眉的脸庞。

    我瞪眼看向身前向我涌来的血尸怪物们,只发现伴随着我心中的狂跳,除了我的周身充斥了用不完的劲儿,我的感官也得到了敏锐的提升。

    我竟然能够在狂奔中,清晰的找出,所有血尸怪物涌向我的空隙。

    这让我轻而易举的穿过了向我涌来的血尸怪物们,视线中剩下的,便只有踩着沈离黑影的魏枭。

    而因为敏锐感官的缘故,魏枭此时的脸上,那原本洋溢的讥讽,在我眼中,清晰的变为了无比恐惧的惊慌!

    我没有给他回过神的机会,在奔至他身前的同时一跃而起,毫无保留的踹向了他的胸口。

    “砰”地一声巨响,正中红心,原本踩着沈离的魏枭,被我踹的整个砸向了身后龟裂的大地。

    视线中的灰烬被魏枭的摔倒卷起,我能够想象这一脚对魏枭的伤害,肯定已经足以让魏枭失去反抗能力。

    但是……我不想停下!

    我的身体中,伴随着心脏狂跳而翻涌的,不仅仅是用之不竭的能量,还有一股疯狂的仇恨!

    是的!这仇恨另我在踹飞魏枭的同时,脑海中跟着闪过了大树房间里,花坛中堆砌的小孩白骨。

    我能感同身受的想象到,那些小孩未死之前,被埋在泥土中的窒息和绝望。

    “该死!该死!!”

    我死死咬牙,几步去到摔在大地上的魏枭面前。

    “你……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法门?怎么可能!”

    魏枭的声音中,充斥了绝望与惊恐。

    我没有理会,握紧了拳,在心中演变成杀意的仇恨下,一拳砸向了他的胸口。

    然而就在这时,就在我砸向魏枭胸口时,魏枭整个人,突的消失在了我的面前。

    “下去!”

    我当然知道魏枭去了哪儿,冲着攀上我头顶,使我进入这灰烬地界的黑猫大吼。

    黑猫跟着从我头顶跃下,视线一黑,再次睁眼,我已经回到了山洞高台之上。

    没有消逝,就算我回到了山洞,离开了灰烬地界,我心中的杀戮与仇恨,依旧疯狂翻涌着。

    我环顾高台,在火炉旁看见了踉跄逃向台下的魏枭身影。

    我再次冲向了他,根本没有其他念头,我必须杀了他,只有杀了他,我心中的仇恨才会消散,不然,我肯定会被心中的仇恨和杀意撑爆!

    然而这一次,就在我冲向魏枭的同时,魏枭猛地在火炉旁转回了身。

    而就在他转回身的手中,正握着一柄漆黑的金属,竟是方进之前用来攻击他的手枪!

    “去死!去死!!”

    魏枭脸上的神色已经扭曲,我则盯紧了他扣着扳-机的手指。

    清晰的感官,使我完全能看清他扣着扳-机的手指。

    也就在他扣着扳-机的手指,有一丝儿加大力度的同时,我一跺高台地面,闪向了高台的另一边,在他射偏的枪声中,从高台另一边再次冲向他。

    这一次,我完全有把握,在他再次瞄准我之前击中他!

    我甚至能够想象到,魏枭被我一拳砸倒的画面,那因为疼痛的哀嚎,那看向我的绝望神色,正是我此时想要的!

    只有那哀嚎的声音,才能让此时的我感到一丝畅爽,只有他绝望的神色,才能慰藉我满是杀意的心!

    然而,就在一切即将发生,就在我即将扑向魏枭的同时,另一声枪响,从山洞高台下的黑暗角落中炸起。

    精准的射击,子弹飞旋着从魏枭后脑钻入,从脑门穿出。

    鲜血喷洒,在我视线中,形成了一朵盛放的血花。

    是谁!

    我死死咬牙,瞪向了枪声传来的山洞角落,只发现那是一群身穿制服的男人,而开枪的,正是沈离带我见过的,身形健硕的刘队。

    草!为什么先我一步!为什么阻止我释放心中的杀戮?

    那就杀了他们!对!那就杀了他们!只有杀了他们才能熄灭我心中的火!!

    疯狂的念头在我脑海中回荡,江云流的声音却从我心底传来。

    “初次品尝总是疯狂的,我曾经也是,不过已经够了,江忘生阁下,你现在的身体可撑不下去了,以后还有的是机会~~”

    伴随着江云流的声音落定,我心中那疯狂的杀戮与恨意,带着潘多拉魔盒的能量,尽数如潮水般的退去。

    我的心脏不再狂跳,取而代之的,是一股无法抑制的疲倦,疲倦蔓延了我的周身,就好像跟着杀戮退去的,还有我的生命……

    我重重的摔在了高台边缘的黑暗中,还来不及感受周身的痛楚,双眼眼皮就是一沉,接着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黑暗,深渊般的漆黑,我于黑暗中下坠,却没有一丝惶恐,反而,有一种回家的归属感……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漫长的就像一个世纪,直到我再次醒来,第一眼看见的,是久违的阳光。

    是的,久违的阳光,就从我视线中的窗外照射进来,映在我的脸上。

    我就出神的盯着窗外,只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许久,回过神来,深深呼吸,却发现伴随着我吸气的举动,整个胸膛都牵扯着隐隐作痛。

    “别急,轻呼吸。”

    这时,熟悉声音从我身旁传来。

    我循声低头,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病床之上,病床一旁,是坐在椅子上的沈离和方进。

    “可真是让我开眼界啊。”

    方进接过话,挑了挑他的黑眼圈。

    “江什么生?你作为一个男人,竟能怂到这样的境界。”

    我一愣,方进跟着又道。

    “那样的情况下,吓晕过去我能理解,可是吓到心脏间歇性停跳,三天三夜才醒过来,我还是第一次见。”

    “三天三夜?心脏间歇性停跳?”

    我皱眉看向方进身旁的沈离,沈离跟着点了点头。

    “全身无生命特征,脉搏心跳几次暂停。

    江忘生,简单的来说,你就像在十分钟之内,围着这城市跑了一圈马拉松,耗尽了自己身体里的所有机能。”

    我听得心惊,也联想到了在道场中,江云流说的最后一句话。

    “你现在的身体,可撑不下去了,以后有的是机会……”

    再想到江云流说要帮助我之后,我狂跳的心,和杀戮的意……

    草!江云流所谓的帮我,是对我的身体做了什么?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