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二十五章摩天道场

第二十五章摩天道场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强忍住浑身寒意,将刻着‘祥’字的手环,戴在了小孩干尸的另一边手腕上。

    “放心,我们会给你们一个公道。”

    不再有多么惊骇的心绪,剩下的,是渐渐充斥在胸口的愤怒。

    到底是什么丧尽天良的人,将这些小孩埋在这花坛中,为这大树提供‘养分’?

    我咬牙,身旁的沈离则开了口,只是她并没有看向我面前的小孩干尸,而是看向了堆在小孩干尸旁的白骨。

    “江忘生,不对劲。

    这么多小孩尸骨,如果都是种这树的人,从各处拐来的,那么可不是一件普通的案子。

    可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见局里提起过?”

    沈离说完,我也皱了眉。

    是的,如果这些小孩,都是种树的人拐来的,那么这些小孩的亲人,肯定都会报警。

    而这么多小孩,其案子的严重程度,应该早就引起了局里的重视,可局里从来没有提起过,那么,只有一个可能。

    “这些被害的小孩亲人,都没有去报警……”

    我说着,虽然连自己都不信,但只有这个可能。

    只有所有被害小孩的亲人都没有报警,局里才不会知道这件事儿

    但是,家里有小孩被拐走,怎么可能不报警?

    我想不通,沈离则看向了弯曲树干埋进的里处墙壁,那垂在身边的手,紧紧的拽起了拳。

    “看来,我们得去隔壁看一看了,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竟能做出这样非人的恶行!”

    我咬牙点头,跟着与沈离转身出了大树房间。

    回到阴幡房间,沈离重新掏出了指南针,按照北边往回走,我则用手机报了警,告诉了接电话的警员,我们此时的确切位置和进来的方法。

    这一次,因为用不着来时的谨慎,我与沈离很快就穿过了阴幡房间,回到了金属门前,用相同的密码,打开了金属门。

    视线里出现了熟悉的昏黄灯光,当然是隔壁茶馆的灯光。

    只是,伴随着昏黄灯光出现的,还有两张大瞪着眼的脸……

    是的!

    身穿灰衣,头戴八卦帽,正是之前从茶馆木柜暗道里出来的那两名道士,他们手中,也还正拧着打扫卫生的扫帚。

    几乎没有丝毫犹豫,沈离一个鞭腿就踢向了自己对面的道士。

    我当然也在反应过来之后,扑向了剩下的那名道士,只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那另一名道士,在我扑过去之后,非但没有攻击我,竟“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对我不停的磕起了头。

    “不关我事……都是老头做的,不关我事!”

    “现在求饶?晚了!”

    我瞪眼,抄起他掉在地上的扫帚,毫无保留的猛砸在他肩头,将他直接砸倒在地。

    同时,一个人影又闪了过来,蹲下了身一记手刀,砍在了道士的脖颈间,道士跟着浑身一颤,便没了动作,晕死在了地上。

    当然是已经解决了另一名道士的沈离。

    “换上他们的衣服,应该会有用。”

    沈离说着,我也点头扒下了道士的灰衣和帽子,与沈离一样套在了自己身上,跟着我们又将俩道士拖进了金属门的阴幡房间,并关上了门。

    没有多说,我们进入了茶馆,对衣柜进行了全方位的摸索,直到在衣柜侧面发现了一个暗扣,摁下之后,衣柜中便发出了机括轮转的声响,并随之移向了一旁。

    探着脑袋看了一眼,只见这衣柜门后的暗道,是一条悠长的走廊,只不过走廊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便安置着一盏灯火,也就是那灯火,微微照亮了走廊各处。

    没有人。

    我与沈离对视,抬脚想进,一道黑影却突的从我们身后闪来,径直就蹿进了火光飘忽的走廊中。

    心惊的同时,细看了一眼,只见这蹿进走廊中的,竟是刚才俩道士从暗门里出来时,不见了踪影的黑猫。

    只是这一次,黑猫完全没有等我们,径直就蹿向了走廊尽头,三两下拐过了走廊尽头的拐角,消失在了我们的视线中。

    虽然疑惑,却也没多想,心中的愤怒推着我,想要以最快的速度找出害死那些小孩的凶手,给那些死在花坛中的小孩一个公道与交代!

    进入走廊,走廊没有刷白,保持着灰暗的水泥原色,加上飘忽的火光,颇有古装电视剧中,地下陵墓甬道的感觉。

    我们就在走廊中前行,因为穿着那俩道士的道服,也不用忌惮什么,直到去到走廊尽头,拐过了尽头拐角,一时间,视野竟宽阔了起来。

    不错,视野宽阔了起来,因为这走廊尽头的拐角后,竟是一个如山洞般的空间……

    是的!如山洞般宽阔的空间,也不知道这是租下了多少层写字楼并打通。

    而这山洞空间中的墙壁上,每隔一段距离,都插着燃烧的火把。

    火光熊熊,照亮了山洞各处,最显眼的,是山洞最深处的一片石质高台,和高台上放置的大型火炉。

    只是此时,高台上除去火炉空空如也,高台下方,则聚集着一大群正在交谈的人。

    其中,年轻人占一小半部分,老年人居大多数,也正有我们之前在铁门外窥见的老太,和搀着老太的中年妇女。

    “杵着干什么?快去站好,可要开始了。”

    毫无征兆的,一个男人声音,从我们身旁传来,我心中一动,那男人则已经掠过了我们,走向了山洞一侧,正是一名同样身穿灰衣的道士。

    我咬牙就要上前,沈离却一拉我的衣袖。

    “先冷静点,不知道情况,就别打草惊蛇。”

    我深呼吸着点头,尽力压住心中怒火,与沈离跟上了走向山洞一侧的道士。

    直到我们跟着道士靠近高台,站在了高台一侧靠墙的方向,这才发现,这高台两边靠墙的位置,都站着一排身穿灰衣,头戴八卦帽的道士。

    整整齐齐,仿佛安保,将高台下的人群包围当中。

    而也是因为靠近,我才看清,这放着大火炉的高台,其深处的山洞墙壁上,竟雕刻着一尊巨大的雕像!

    是的,巨大的雕像,几乎达到了整个山洞的高度,下面半身显露在火炉的光芒中,上面半身则因为火光照射不到而若隐若现。

    我凝眉,这才看清,这雕像刻着的,是一名老仙,老仙闭着眼,留着山羊长须,一只手持着拂尘扬起,一只手放在盘坐的腿上,呈拈花状。

    还不止这样,雕像的下方,还安置着一个青铜香灰鼎,鼎中插着几只烟气萦绕的香蜡。

    他娘的……这是一个道场!一个坐落于我们城市最繁华地段的隐蔽道场!!

    钢筋水泥组成的都市中,竟然深藏着这么一处满是香火气的道场,要不是明知道外面是银座写字楼,我还真的会认为,这儿真是山洞。

    只不过,道场为什么要修建在见不得光的阴影中?

    我想,那大树房间里,花坛中的小孩白骨,已经稍微透漏了答案。

    这道场,就算再像模像样,也一定是邪魔歪道!

    想到那堆被沈离挖出的森然白骨,与那小孩的干尸,我是不由得狠狠咬牙,而就在这时,山洞深处那巨大石雕下,一个消瘦人影走上了高台。

    霎时,原本台下还喧闹的人群,纷纷安静了下去。

    而随着那人走上高台,高台上火炉中的火焰,也照亮了他的身形。

    一身同样灰色的道袍,头戴同样贴着八卦图案的帽子,唯一与站在我们身旁的道士不同的,是他持着一柄长长的拂尘。

    拂尘斜在他手中,靠在他肩上,加上他如雕像一样留着的山羊胡,别说,还真有点老道的模样。

    “祭~~”

    老道开口,挥动拂尘,同时,几名道士,从我们对面的山洞靠墙位置,搬来了一个长方形的大木台。

    大木台上放着香蜡,与专门上香的青铜鼎。

    道士们放下将木台放在高台下方,人群前,聚集的人群,便纷纷上前祭拜,当然是对着高台深处的雕像。

    而每一位上前祭拜的人,不管是大多数的老人,还是少部分年轻人,只要是上了香的人,都会在离开的时候,在木台一边,放上一件东西。

    有金银首饰,有玉佩玛瑙,直到我们在铁门前窥见的那老太,提着黑色箱子,在大木台边道士身旁打开,说了几句。

    随之,道士将那打开的箱子,朝向了高台上的老道。

    老道看了一眼,向着老太一笑,点头说了声“有心了”,便让那老太上了高台,去高台深处老仙雕像下方祭拜。

    草……

    我心中暗骂,当然知道,那老太黑箱子中的,可是满满一箱子钱!

    一箱子钱!才能换来在那老仙雕像下祭拜的机会,这道场,可比风投之类的骗术强多了!

    前者,至少还要说个天花乱坠才有人上当,而这道场,单单那老道说了一个‘祭’字,就有这么多人心甘情愿拿出钱财上供。

    这些人是傻的吗?

    可是老年人防范意识低也就罢了,其中那小部分年轻人又是怎么回事儿?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