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书友访问芙拉薇赫
首页异探笔记 第二十一章消失的人们

第二十一章消失的人们

    “江忘生,你说如果这黑猫,就是老楚饲养的,那么这黑猫,会不会曾跟着老楚,去过魏枭的家?”

    这时,在我身旁的沈离低声开了口,我的心也跟着一动。

    沈离的意思很明显,这黑猫既然能识路,那么,它如果曾跟着老楚去过魏枭的家,又已知,魏枭的家就在这写字楼中……

    这铁门后,会不会就是魏枭的住处?

    如果真的是,以这分岔死路和铁门的情况来看,那魏枭,还真就是活在阴影中,见不得光的人……

    思索着,也伸手摁上了铁门,却发现,这铁门竟是从里面锁死的,根本就推不开。

    在门上摸索了一下,在铁门偏上的位置,发现了一个暗扣,扒开暗扣,里面竟是一个钥匙孔。

    我不由得皱眉,沈离则已经退后数步,用侧肩对着了铁门。

    我当然知道她要干什么,而就在这时,一阵持续不断的咳嗽声,从我们来时的走廊岔路那边传了过来。

    我心中一惊,环顾四周,却见一直蹲在地上的黑猫,蹿到了铁门对面的走廊灰暗中,细瞧一眼,只见这铁门对面的走廊灰暗中,正安装着一个消防箱。

    没有犹豫,与沈离一起,就跟着黑猫去到那消防箱旁,躲在了消防箱一侧。

    这走廊尽头是条死路,再加上没有灯光,一片灰暗,我们藏在这消防箱后,应该不会被发现。

    紧接着,伴随着咳嗽声的靠近,一位提着黑箱子的中年妇女,搀着一位佝偻着背的银发老太,来到了铁门前。

    中年妇女穿着朴素,老太则珠光宝气,还时髦的抹着大红色的口红,只是,老太在中年妇女的搀扶下,一直不停的咳嗽着,那声音,就像要将肺给咳出来一样。

    又咳了几声,老太从兜里摸出一柄钥匙,颤着手、沿着铁门,滑上门上方的钥匙孔,将钥匙插了进去并扭动。

    “咔”的一声,铁门洞开,老太要进,中年妇女却停在了门外。

    “怎么了小陈?”

    老太回过头,盯着中年妇女问。

    “阿姨,我……我就不去了。”

    中年妇女低着头,没有与老人对视,并将手中提着的黑色箱子,递给了老太。

    “我不会告诉杜哥和雪姐,阿姨,我……我就在楼外等你吧。”

    “小陈!”

    老太的声音中带起了一丝怒意。

    “我是把你当闺女,才带你来这儿,你跟着我进去,对你和你的家人都有好处!”

    “可……可我……”

    “哎……”

    不等中年妇女说出口,老太叹着气打开了中年妇女递给她的箱子,从里面掏出了一叠东西,塞在中年妇女手中,我细看了一眼,竟是一叠百元大钞。

    “小陈,实话告诉你,你既然知道了这件事儿,你就必须得跟我去。

    你应该清楚,只要我一句话,我儿就会炒了你,到时候,你可再找不到能开出我们条件的东家!”

    老太沉声说完,中年妇女犹豫了一瞬,最终还是拽着那叠钞票点了点头,搀着老太,进入了铁门中。

    就在这时,一直蹲在我们身旁的黑猫,几下就蹿了过去,在老太和中年妇女关上铁门之前,钻进了铁门的缝隙。

    “啪”的一声,铁门关闭,我与沈离对视,纷纷蹙眉。

    “这里面不会是什么非法风投之类,专门骗老人钱的吧?”

    不错,既然那老太从箱子中掏出了一叠整齐的钞票,那么那箱子中装着的,很可能都是钱!

    一箱子钱,可不是一个小数目,而照那老太的穿着,肯定也是个富贵人家。

    现在的骗子,最喜欢骗的,可就是那老太那样的阔绰老人。

    “我看到不像……”

    沈离接过话摇头。

    “那你觉得像什么?”

    我追问。

    “不知道。”

    沈离还是摇头,却又跟着蹙了眉。

    “但是,那妇女在进门时犹豫的模样,好像是在怕……”

    “怕?”

    我皱眉,而还不等沈离继续说,“咔”的一声,我们对面的铁门从里面洞开,一个黑影随之落在开启的门缝中,当然是蹿进门里的黑猫。

    好家伙,门都会开,看来真的是成精了……

    没有再多少,与沈离进入铁门,只发现这铁门后的,又是一条灰暗的走廊。

    没有灯光,我们也没有用手机电筒,就在灰暗的走廊中,摸索着墙壁前行。

    一直到拐过几个转角,走廊的深处,终于出现了尽头。

    而这走廊尽头,靠右的方向,此时正开着一扇半掩的门,门中,也正透出一片昏黄的灯光。

    当然,有灯光,说不定就有人……

    我与沈离放慢了脚步,谨慎靠近。

    不管这儿是不是那魏枭的住处,我们都是闯入者,当然不能暴露了自己。

    屏着呼吸,一步步去到走廊尽头,这才发现,这走廊尽头,可不止一扇门。

    是的,这走廊尽头,有两扇门,只是左边的门紧闭着,右边的门敞开着,并透出昏黄灯光,所以远远看来,就只能看到右边透出灯光的门。

    瞧了一眼左边的门,只见这左边的门,竟是一扇电梯般的金属门,门上没有钥匙孔,只有门边安装着一个数字键盘,应该要输入密码才能开启。

    没有多看,去到右边半掩的、透出昏黄灯光的门旁。

    深呼吸一口气,想探出脑袋去看,却不想,还不等我们动作,一直跟着我们的黑帽,便直接钻进了这半掩的门中。

    我心中一动,赶紧探出脑袋,只发现这门中,就是一个百平米左右的房间。

    房间的天花板上,吊着几个昏黄的灯泡,灯光下,则是几套整整齐齐的木质桌椅。

    而这些桌椅的木桌上,还都放着一副副陶瓷质地的茶具,椅子也被凌乱的拉开,明显曾有不少人在这房间中喝茶,这房间也应该是个茶馆。

    细看了一遍,房间中没有拐角的地方,一眼看去,可谓是一览无遗。

    “怎么会没有人……”

    身旁沈离,自言自语般开了口。

    “没有人还不好?”

    我回了一句,便踏进了门中。

    只是我这一踏进门中,便理解了沈离的意思,这房门中,怎么会没有人……

    首先,这是一个长方形的,一览无遗的房间,房间中,除了桌椅之外,只安置着一个放着电视的长柜,和进门靠墙边的衣柜。

    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了,包括其他的门……

    不错,这房间中不再有门,是一个关上房门,就完全封闭的空间。

    当然这些都没有什么好奇怪的,而奇怪的是,这房间中,其木桌上的一幅幅陶瓷茶杯中,正有许多斟满茶水的杯子,那些杯子,此时正往外冒着热气……

    杯子中的茶水还往外冒着热气,说明曾在这儿喝茶的人,才离开不久,而这房间中,又没有其他的门,那么,那些曾在这儿喝茶的人,都去了哪儿?

    “会不会进入隔壁那门了?”

    我看向沈离问,当然想到了隔壁的金属门。

    “不……”

    沈离摇头,去到其中一张木桌旁,拿起了木桌上一只同样冒着热气的茶杯。

    我顺着瞧了一眼,心中不由得一咯噔。

    因为我只发现,沈离手中的茶杯杯沿,被抹上了一片红……

    是之前进来那老太的口红!

    而之前进来那老太,与我们进入铁门的时间,相隔并不长,她如果到过这房间,在这房间中喝过茶,那么,她再进入隔壁的房门,我们肯定会在过来时的走廊中便撞见。

    但是我们并没有,这说明,那老太很可能并没有出这房间。

    那么没有出这房间,这房间中又没有其他的门,那些喝茶的人,包括那老太,都去了哪儿?

    我盯着木桌上斟满茶水、正在冒烟的茶杯,心中不由得有些发毛。

    深呼吸了一口气,再看向沈离,想说有可能是那些喝茶的人动作快,在我们过来之前,便溜进了隔壁门中。

    然而,我看向沈离之后,却发现沈离不知何时,去到了房间半掩的门口,正低头看着什么。

    我几步去到她身边,顺着看去,只发现这房间门口,昏黄的灯光照射中,正有一块浅色的地板,这浅色的地板上,也正有一片繁杂的脚印。

    那是在外面走廊中粘上了灰尘,又进入这房间所留下的脚印。

    只是这些脚印,清一色的,只有近,没有出……

    草……

    我不由暗骂,因为这些脚印完全验证了沈离的推测。

    曾在这房间中喝过茶的人,统统没有再出去过,然此时,他们喝过的茶水还在这房间中冒着烟,这房间中,却已经不见了他们的踪影。

    他们,就如这些茶水中腾升的烟气,全部消失在了这百米方米的房间中……


同类推荐: 斗破苍穹神之炎帝重生之神级召唤系统重生之将星传奇樱花之国上的世界末日三国之超级召唤系统变身女明星我投篮实在太准了穿越仙侠做帮主